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田湾点经 > 正文

布雷顿森林体系再重构

2022-05-08 04:23:50大公报 作者:李灵修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眼下美联储再次成为全球市场的“对手盘”,各国指数、汇率倏忽之间大涨大跌,背后往往是联储主席话术与投资者预期之间的博弈。但考虑到全球化退潮、地缘政治动荡的时代背景,本轮美国加息与以往又有所不同,部分体现在国际货币体系的重构。

  早在今年3月,前联储官员、现瑞信分析师Zoltan就抛出惊人观点,我们将步入布雷顿森林体系Ⅲ,未来美元和大宗商品将会分享世界储备货币地位。他的理据是,“原先将本国货币兑换美元后存入金融机构内,被认为是无风险的。但当G7国家没收俄罗斯的外汇储备时,布雷顿森林体系Ⅱ就崩溃了。”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世界货币体系的演变。

  二战后,美国控制了全球70%以上的黄金储备,并在此基础上建立了布雷顿森林体系Ⅰ,即一个以美元为核心的金本位货币体系。在此框架内,美元负责与黄金挂鈎,其他货币与美元保持固定汇率。但布雷顿森林体系Ⅰ自诞生之初就有先天缺陷,并很快被美国耶鲁大学教授罗伯特.特里芬发现了。“如果美国保持贸易顺差,那么国际市场上就缺少美元,美元无法承担世界货币的作用;如果美国保持贸易逆差,美元会持续贬值,美元信任会遭到挑战。”这就是著名的“特里芬难题”。

  1960年代,美元果然出现信任危机。在越战与石油危机的连续打击之下,美国政府出现巨额财政赤字,法国总统戴高乐带头动用美元外汇兑换黄金,欧洲各国争相效仿。最终在1971年,时任财政部副部长的沃尔克主导了美元与黄金的脱鈎,布雷顿森林体系Ⅰ就此破产。

  不过,沃尔克为美元找到了新的信用锚──美债,其实就是用美国国家信用代替黄金为美元背书,从而构建起布雷顿森林体系Ⅱ。

  如今全球格局剧烈震荡,脱鈎风潮从制造业外溢至大宗商品、主权货币领域,自然也冲击到布雷顿森林体系Ⅱ,各国汇率走势出现大分化。最为清晰的观察就是,在本轮美元加息周期中,货币政策持续宽松、能源进口额高、粮食自给率低的国家,本国货币贬值压力陡升,典型案例就是日本;而资源出口型国家相对从容,典型案例就是俄罗斯。

  在此背景下,中国需要从能源、粮食等维度做好充足准备,以稳固人民币汇率、维护国家安全。笔者此前撰文《全球面临能源安全挑战》、《大豆危机与mRNA疫苗》对此都有过详细阐述。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