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生活 > 养生堂 > 正文

杏林细语\长寿与快乐的关係\大公报记者 陈惠芳

2019-04-08 03:17:1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甄梓竣指人人正视精神健康,方是步向快乐的秘诀

  过往向老人家祝寿,都会恭祝他们“长命百岁”,随着医学进步,如今已有说人可以“长命百二岁”,但长寿要面对健康和心态问题,毕竟,有些长寿的人因机能衰退而不快乐。是次访问了临床心理学家甄梓竣拆解“长命百二岁”的正负两面,期望大家从中找到自己心中的答案。

  甄梓竣说:“有欧洲研究指,快乐与年龄大约呈U形的关係,即以年轻和老年为最高,壮年为最低,点出正值壮年压力最大,影响快乐指数。可是,另一研究指出,香港人的快乐指数几乎每年也在下滑,成为近乎全球包尾的其中一个地方。日本的研究指香港人均寿命达八十多岁,为全球最长寿的城市。可是,该研究也指全球反映能健康地自主生活的健康寿命大约是七十岁,与欧洲的研究不谋而合,快乐与年龄的U形关係约在七十多岁停止上升,快乐指数甚至下跌。若果人们辛苦工作后盼望的是安享晚年的退休生活,那麼为何退休后却没有更快乐呢?老年是整合自己人生的阶段,还是期望与现实出现落差?”

  至於未来长者能否“长命百二岁”?甄梓竣说:“我们常祝人长命百岁,但有否认真想想自己若能活到百二岁,会是怎样?世界卫生组织(世卫)指出‘没有精神健康,就没有健康’。港大亦有研究指从一九八一年至今,六十五岁或以上的自杀比率一直为众年龄层最高的,每年有差不多一千名长者轻生。在本港甚至全球华人对精神健康皆有着相似的观念。无论这个社会怎样现代化,对精神健康却维持传统守旧的思想,例如对精神科疾病和情绪困扰往往有严重的负面标籤,歧视的情况常有发生。”

  有些长者更是“嫌命长”,深怕成了家人的包袱,亦害怕被送入老人院等死。

  甄梓竣说:“单以抑鬱症为例,世卫推算出到二○三○年,抑鬱症将成为全球最严重的疾病之首,而本港每十名长者便有一人有抑鬱症征状,当中超过一半没有寻求协助。再计算得广阔一点,香港每七人就有一人在一生中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精神困扰。数数我们身边的人,究竟我们曾否关心他们的精神健康?就算有长者谈及自杀,他们身边的人往往没有认真看待,甚至否定他们的感觉。”

  那麼长命百二岁岂不是一个幻象?他说:“我们的文化常认为,最平常不过的情绪反应是‘黐线’或是弱者的表现,任意去否定作为人类最基本的情绪。这种负面标籤和歧视不单是向外的,更甚者是对自身的批评,以至自己有需要时也不敢寻求协助。改变我们的文化,才是令人步向快乐的良方。社会文化不改变,我们的观念不改变,究竟我们正在建构怎样的世界给自己的老年呢?当你下次衝口而出想说‘黐线’等负面标籤时,请想想你的世界会因此成为一个怎样的地方呢?若能长命百二岁,怎样的社会?怎样的文化?我们才能活得快乐?”看来精神健康,才是长命百二岁的快乐秘方。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