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北京观察 > 正文

90天谈判与第二次“入世”

2018-12-17 03:18:32大公报 作者:马浩亮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从阿根廷G20峰会期间“习特会”之后,两国进入了新的90天谈判期。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12月4日曾说,对於谈判,“有一种简单的办法,那就是他们应该取消汽车关税。我个人会把这当作试金石。”
 
说这番话之后第10天,“试金石”应验。中国宣布从明年1月1日起,将原产於美国的进口汽车关税从40%恢复至15%。这是以实际行动释放诚意,为接下来的谈判注入了积极因子。
 
当前,贸易战的负面影响正在显现。今年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创10年来新低,四季度下行压力依然巨大,明年还可能面临“保6”的考验。近日的政治局会议对经济政策作出了多项调整,为经济“过冬”作准备。在7月和10月两次政治局会议上未曾出现的“稳增长”,再次列为五大任务之首。而此前严令推进的“去杠杆”,却未再提及。
 
在承受美国贸易施压的同时,中国也在寻求迂回应对。譬如,北京与东京实现了关系的转圜,带动经济回暖。海关总署最新统计显示,前11个月中日进出口额为3008.17亿美元,同比增长9.7%。
 
但谈判依然是贸易战的正面战场。美国为90天谈判罗列了许多任务清单,诸如强迫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网络入侵、农业等。大多数都是长年积累的结构性问题,是历经了多轮中美经济对话也没有啃下的“硬骨头”。90天内要全部解决这些问题,难度实在太大了。谈判桌前的双方对此心知肚明。
 
美国一方面威胁届时若达不成协议就要加征更多关税,但特朗普后来又为延长谈判的可能性留出了余地,称谈判可以超过3月1日的最后期限。
 
因此,如果中美在90天之内能充分利用宝贵时间构建起相当的互信,步入相向而行的良性通道,那麽即使所有的问题尚未解决,也可较为有效地稳定预期,拓展解决问题的新空间。这需要更多像汽车一样的试金石。
 
实际上,美方的一些诉求,与中国改革开放的长期全局目标有很高的契合度,但阻力则是短期的、局部的利益分配。
 
贸易摩擦虽然冲击了现有经济发展模式,但又倒逼中国经济突围转型。在此之间的权衡抉择,正是中美谈判的回旋余地。对中国而言,以适当的务实灵活,来换取和平发展的时间与空间,推进新一轮改革开放,避免堕入修昔底德陷阱和衰退通道,意义不亚於是第二次“入世”。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