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美国政府停摆几时休?\顾镰墨

2019-01-08 03:17:5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进入新年,美国联邦政府停摆仍在持续。截至笔者写稿(1月6日)为止,政府停摆进入第17日,是美国史上第三长的停摆。由於特朗普与民主党并无妥协迹象,要打破克林顿时期的记录21天,指日可待。

  特朗普时代的政府停摆不但长,还非常频繁,2018年已经试过三次停摆,打破了停摆频率的纪录。如此频繁的停摆是特朗普的财政预算案从未获“正常”通过的直接后果。2017年度预算案结束(到2017年9月30日)以来,特朗普政府的运作都以“临时拨款”或切割为小笔拨款的形式“续命”。到2018年10月1日新财年,原应在2018年9月30日前就通过的预算案,不出意料又继续以“临时拨款”的形式先行“续命”。

  这次临时拨款卡在50亿美元的美墨边境墙拨款上。去年12月11日,特朗普跟民主党两院领袖佩洛西和舒默在媒体前激烈争吵。特朗普一早祭出政府停摆的撒手锏,认为民主党这次必然屈服。过去两次政府停摆,由於民主党弱势而不得不屈服。可是在中期选举中赢得众议院的民主党,这次有民意在手,比以往两次都硬气,坚决不从。

  12月底,还由共和党控制旧众议院通过议案加入了建墙拨款,但在参议院,财政预算拨款需要五分之三(60票)参议员同意,只有52票的共和党也无能为力。於是,12月19日参议院通过了临时拨款法案删去了这50亿美元。特朗普不肯签署,法案无法生效。众议院重新加上建墙费,但参议院拒绝在圣诞节前审议。政府只能停摆。

  停摆延续到新年,1月3日新一届议员正式上任,民主党时隔八年再次重掌众议院,78岁的加州众议员佩洛西再次担任议长。这些进一步加大了通过预算案的难度。以前至少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不会找麻烦。现在,特朗普要面对众议院和参议院的双重阻击。议案要通过,在众议院要赢得大多数,在参议院要赢得至少60票,两者都离不开民主党的支持。

  建墙成本高昂成效存疑

  建墙是否必要可谓见仁见智。理论上说,在边境建墙有助阻止非法移民进入,除了少数极左派之外,原则上反对的不多。但结合成本效益则不由得让人退而却步。美墨边境长达3000公里,建墙费用极高。具体的估计数字不同来源差别很大,一般认为250亿美元的建墙费用比较符合实际。美墨边境现在已经有墙,大部分都在加州、亚利桑那、新墨西哥一线,一进入得克萨斯就戛然而止。250亿美元的估算就主要针对得克萨斯边界。可是,原有的墙在特朗普看来都“又破又旧”,在特朗普的蓝图中,它们是否要重建还不得而知。如果要重建,成本至少加倍。

  以上谈论的只是直接的建墙费用。建墙在法律上也有很大困难。美墨边界有逾一半位於得克萨斯州,也是缺墙的地方。问题是,得克萨斯在19世纪以“孤星共和国”的名义加入美国,土地的拥有权不在联邦政府手中,州政府也没有多少边境地区的地权,这些地大都在私人手上。在这些私人土地上建墙面临难以想像的法律难题和补偿问题。

  而且建墙的成效则很成疑,因为现在美墨边境事实上已有很长的墙,但很多墨西哥人仍能翻墙进入,或者在墙下挖地道。即便建了更高的新墙,能否防止翻越和地道,没人能打包票。同时,维护这堵墙也涉及每年至少7.5亿美元的资金。考虑到这些财政和法律因素,建墙便并非理所当然的事。

  当然,现在首要的思考点还是政治。特朗普在意建墙是因为他在竞选时夸下海口,要墨西哥出钱建墙,成为他标志性的承诺。墨西哥当然不可能付钱,於是特朗普转为声称要墨西哥“间接”付钱建墙,至於墨西哥是否会真的“间接”付钱,以特朗普“后真相”的舆论操弄方式,自然有很多宣传的方法。但只要墙没有建起来,特朗普无论如何能吹牛,也不可能说自己已履行竞选承诺。

  民主党人本来就反对建墙,何况能否建墙还关係到2020年选举,让特朗普可以吹嘘“履行承诺”对民主党可不是什麼好事。而且新国会中,很多新晋民主党议员都缺乏政治经验,在政治频谱上也更加仇视特朗普。比如史上首两个穆斯林议员之一、首位巴勒斯坦裔的密歇根州众议员特莱布(Rashida Tlaib),就在就职仪式之后,发誓要弹劾特朗普。而不少新晋民主党议员,则发自内心地支持取消边界管理。比如新星纽约州众议员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就积极提倡取消移民及海关执法局。

  特朗普押上国家做赌注

  上周五,特朗普与共和党、民主党领袖开会两小时,双方没有达成任何结果。众议院提出新方案,再次拿掉建墙费用,转而拨款增加边界管理,但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拒绝拿上台面表决,因为特朗普肯定不会签名。而共和党提出用两项意在保护“追梦者”(指从小被带入美国的非法拉丁裔移民)暂不会被遣返的法案,换取50亿美元的建墙费用,也遭到佩洛西的拒绝,因为她“不会用‘童年入境者暂缓遣返手续’交换建墙”。

  特朗普威胁如果拨款法案不能通过,他不介意让政府停摆几个月到几年。这无疑押上整个国家为赌注。特朗普更威胁,考虑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直接利用总统权力挪用军费建墙。但这立即被媒体视为“核选项”,也涉及总统是否有权这样做的法律问题,肯定会导致法律诉讼。而且动辄宣布“紧急状态”要挟和绕过国会,这肯定会引发美国的宪政危机。一旦这成为先例,特朗普以后用其他“总统权力”用国家作赌注去逼迫国会就更肆无忌惮了。

  现在,美国政府持续停摆已造成严重问题,不但联邦政府相关僱员陷入“没有薪水”的困境,穷人的食品券等福利均无人发放。美国很多人都是“月光族”,无法应付突如其来的收入中断。民怨只会不断沸腾。政府停摆如果不尽早结束,美国难免陷入严重的危机。

  旅美学者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