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当年那些弄潮儿\虎 歌

2020-01-10 04:24:0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法国电影新浪潮对社会同样造成影响

  最近在读焦雄屏先生写的《法国电影新浪潮》,文笔清新,即便是不了解法国电影历史的人也能读得津津有味。我对新浪潮在法国如何兴起很有兴趣。书裏写到使得新浪潮幹将们成团的,“首推法国电影图书馆和《电影手册》”。1968年,时任法国文化部解僱了电影图书馆的创始人之一朗格卢瓦,结果引发导演示威,还跟警员打起来了,观众们上升到了文化独裁的高度,衝击康城影展,导致停办一年,使得时任法国总统戴高乐都在到处打听谁是朗格卢瓦。电影对法国社会的这种影响,怕是在任何社会也很难被超越的吧。

  但凡运动,就有弄潮儿。当年的弄潮儿,就是戈达尔、特吕弗这些后世大师。他们在那次衝突都挂了彩。法国人以激动著称。细看这些激动的法国年轻人,都具备某些可爱的共同之处。首当其衝要反传统。战后的五十年代,法国电影延续古典时代,处於“品质传统”阶段,製作精良,态度严谨。在战后的变革期,虽说显得有些遁世,但艺术上也不乏精品。弄潮儿们认为他们一概是虚伪的,特吕弗大骂这些是“老爸电影”,“老”导演蔑视电影。经此一役,之前公认的佳作也被踩到脚下。

  这些弄潮儿提出的作者论给电影带来了新的契机,如焦先生所说“法国电影史,或者说世界电影史变了”,但这种方式必然导致偏激。书中提到约翰.休斯顿、德拉努瓦这些导演才华横溢,贡献佳作无数,但因为风格多变,不符合作者论,被骂到臭头。弄潮儿们甚至提出“好导演的坏作品也比坏导演的好作品优秀”。但有些人必要的时候标準可以双重的,比如部分推崇的美国导演和他们咒骂的老导演们很多做法其实是一样的,一个是大师,一个就是文化敌人。

  所以,新浪潮运动也是社会运动,所幸那些弄潮儿都是年轻的文化精英。开头说到的法国电影图书馆,他们的创始人在沦陷时期偷偷藏起了上百部电影,保存了珍贵的电影财产,而且引入了英格玛.伯格曼、黑泽明这些外国导演的作品。新浪潮的弄潮儿们称他们自己为“图书馆的孩子”。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