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台选举结果脱不了美国干预/陈文鸿

2020-01-18 04:24:1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台湾选举结果带出了许多问题,其中大者有二:

  一是证明了民进党的选举能力,但是为了胜选可谓无所不用其极。这次选举过程中充斥诽谤、假新闻,这种劣化选举和政治文化目标只有一个,就是争取选民一时的支持,哪管手段是否符合道德规矩。当然,选举中提出的政纲、许下的承诺,当选后亦只会在对当选人或其所属政党有利的情况下才推行,选民的短中长期的期望完全可以置诸不理,让下一次选举时才拿出来再作瞒骗操作。

  依赖美国庇护越走越“独”

  民进党的选举策略是建基於互联网和网上媒体的操控,这样使民主选举方式的劣质性更暴露无遗。这样政治操控的民粹主义产生出来的结果恰好与民主的目标相违背,但却是会一届一届的重複下去,且越来越恶劣。民主体制已沦为选举手段,当选后就可以“无为而治”;只要选举工程做得好、哄骗选民的手法出色,政府怎样烂的表现都可以被忘记,依旧当选。西方政治学对选民理性的假设与西方经济学对经济人的理性假设同属虚幻。此所以古希腊雅典式民主是抽籤选出代议士而非选举,当选与否各安天命,避免人为的宣传欺骗。

  国民党在今次选举中暴露出种种内外问题,选举工程也远落后於民进党和民众党,今后是成功翻身还是彻底瓦解存在很大变数。国民党若瓦解,民进党等“台独”势力便变得毫无制约,随时由法理“台独”,变成在依赖美国军事庇护下,变真正推动“台独”。

  二是台湾经济发展演变造成了政治结构转变。台湾高新科技产业过往一直领先於大陆,而台商大多在大陆设厂生产,本土产业集中於加工和贸易,结果带来本土产业空洞化。

  本来两岸可作分工,科研和企业总部留在台湾,製造基地在大陆,然而大陆科研产业发展一日千里,市场佔比(包括大陆本地市场与内地品牌开拓国际市场)越来越庞大,令台商利润不断下降,令研发新科技及开拓新产业变得乏力,连根也逐步外移,本土经济不是升级而是因非工业化而朝低端服务业倒退。经济便主要靠政府举债支撑,但经济停滞不前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在这样的结构转变过程裏,台商基本上是出走,不是出走大陆,便是挟资产远赴美加退休享福。

  拒认“九二共识”自寻绝路

  台商也鲜有参与岛内政治,权力之争缺乏资本的参与,便只变成争夺政府控制财政资源之战。当权者只是用政府财政资源进一步巩固依附自己的政治和经济势力,民生可牺牲,社会发展可以不顾,更不用考虑整体的经济竞争力。台湾除了捨弃政府举债和由此而产生的经济,似乎已别无出路。

  过往还有大陆旅客在台消费的经济收益,但蔡当局上台后拒不承认“九二共识”、明裏暗裏推动“台独”,令两岸民众交往几近中断。台湾若打不开“外交”关係,用外来经济因素衝击内部日益巩固的既得利益集团,便会变得政治经济乃至社会文化越来越封闭,更有助选举政治的操作下的愚民政策、民粹主义。任何政党只能依靠政府财政资源,不思进取,也难以进取,国民党、民众党等政党在这样的政治生态环境裏,必然走上反智的“台独”道路。要打破这样的死局,必须依靠台湾民众人心思变,齐心向“台独”说不,支持祖国早日统一。

  台湾问题已不是简单的两岸问题。一方面,选举政治、政经结构的转变,与香港发展相类,这对中央的政治经济策略有很大的参考反思价值。另方面,台湾的困局在中美竞争的大局下,肯定会引入强烈的美国因素。现在香港和台湾都是美国遏制中国崛起的战场,而台湾更成为了美国遏制中国的桥头堡,既支援香港的乱港派生事,也替美国全面与大陆抗衡。

  香港珠海学院“一带一路”研究所所长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