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深度评论\抗疫十万火急 “泛民”犹自牟私利\方靖之

2020-04-10 04:23:4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政府推出第二轮防疫抗疫基金,金额高达1375亿元,包括保就业、支援首轮基金未受惠行业、减费等,其中保就业计劃更达到800亿元。政府抗疫纾困力度之大、範围之广、支援之準、针对性之强,都是史无前例,不但反映疫情对於香港经济已造成的严重伤害,而且说明特区政府在纾困上急市民所急。

  民之所欲 “泛民”之所恶

  当前经济形势十万火急,不少企业都是在艰难渡日,在严控关口的政策下,内地以至外国旅客基本已绝迹香港,市民因疫情关係也减少外出消费,整个消费市道一池死水,再加上“黑暴”死心不息,仍然没有停过到处破坏搞事,令经济更加雪上加霜,企业随时出现骨牌式结业潮,香港经济即将陷入严重衰退。这次政府的千亿元大救市,不单为全港企业雪中送炭,通过薪金津贴方式保住打工仔饭碗,而且针对不同行业都有针对性援助,就算是在鸡蛋裏挑骨头,恐怕都难以否定政府的纾困措施,“泛民”亦只能上纲上线的指有关措施偏帮功能组别,原来直接资助所有僱员的薪金就是偏帮,“泛民”的逻辑永远令人摸不着头脑。

  当然,一直以来民之所欲,却是“泛民”所恶。政府大手纾困,救企业保就业,本来应该支持,但对“泛民”来说,政府纾困有力,措施得民心,却令他们难以再靠反政府得分、面对千亿纾困即将交到立法会审议,“泛民”正面对两难。如果不反对,政府以及提出相关建议的建制派将可得分,而救市措施得力,政府民望上升,“泛民”将失去了搞局空间;但如果反对,将有关拨款拉倒拉死,市民企业难以获得救命钱,必定将全腔怨气都发泄到“泛民”身上,随时在9月立法会选举中付出代价。支持或反对,对“泛民”来说都是两难。

  当中,公民党和民主党这两个“泛民”大党更是难选。经过去年的区议会选举,两党眼见激进票源奇货可居,纷纷走上极端激进路线,与暴徒称兄道弟,与“黑暴”齐上齐落。为了讨好暴徒,早前公民党党魁杨岳桥更向暴徒立下“投名状”,表示只要“泛民”在立法会议席过半:“我们公民党是愿意,如特区政府不处理‘五大诉求’,在未来日子,新一届立法会会否决每个法案、每个财政拨款。”即是杨岳桥领导下的公民党将完全投向“揽炒”路线,认同要否决政府所有的拨款和议案,而民主党林卓廷之流亦认同这条“揽炒”之路。

  现在机会来了,不用等到9月立法会选举,不用等到议席过半,“泛民”其实现在已经可以“揽炒”“焦土”,政府新一轮基金拨款需要立法会审议和通过,杨岳桥既然要“揽炒”现在就可以,问题是他敢不敢?

  但说杨岳桥之流真的不敢,又不尽然,因为早前立法会表决的2158亿元临时拨款议案,同样关係各项公营服务运作、公务员人工,但一样遭到“泛民”“拉布”阻碍,如果不是建制派在立法会上佔据多数,拨款随时被无限期拖延,在当前疫情侵袭之下后果将不堪设想。事实说明,市民不要对“泛民”有任何期望,他们已行上一条全面对抗的不归路,临时拨款议案可以“拉布”阻碍,千亿“救命钱”同样可以。

  但这些拨款迟一日通过,企业和员工就迟一日受惠,杨岳桥要争取的是暴徒还是广大市民支持,就要看他如何处理拨款表决,这考验公民党的智慧和理性,前提是如果他们还有的话。

  陈淑莊是最负面例子

  其实,公民党走上一条全面对抗路线,不但在社会上引起非议,更引发党内内鬥。就如近日炒得沸沸扬扬的陈淑莊“买醉”事件。陈淑莊虽然因为“佔中”官司不能再参选,而她始终是公民党核心,她虽不用选,但公民党还要,所以陈淑莊的问题必须解决。

  据悉,事后公民党召开了“救急会议”,会上有份出席酒吧欢聚的林瑞华,其助理余冠威建议以公民党名义召开记者会,杨岳桥、陈淑莊、林瑞华一齐参加,对外解释酒吧事件。据说公民党党魁杨岳桥也表示同意,但陈淑莊却情绪激动的认为,她自己之前抛出的“议员特权论”肯定会成为媒体攻击的焦点,她觉得杨岳桥和林瑞华是準备把她推出去“孭镬”,而且林瑞华始终躲在背后让她一个人承担压力,所以已拒绝参加记者会,最终记者会未能召开。由此可见在政治利益面前,公民党内是如何各怀鬼胎。

  激进派一个特质就是见利而争先,利尽而交疏。据悉事后陈淑莊对杨岳桥很不满,认为对方没有担当,见死不救。但这本来就是激进派的传统。杨岳桥之流最终会否对千亿纾困“揽炒”,最后还是看是否有利益可图,至於港人死活并非他所关心的。

  资深评论员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