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新闻背后\戴耀廷操控选举涉违法\卓 铭

2020-07-08 04:23:5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反对派近日全力催谷所谓的“初选”,不但有偷步进行选举宣传之嫌,更有可能触犯《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

  反对派将於本周六日举行“初选”,负责协调的戴耀廷昨日撰文,指“初选”没有触犯国安法,亦不可能操纵选举。但如果细观这次“初选”的安排,则不难发现,这个“初选”根本是场彻头彻尾的闹剧,而戴耀廷指“初选”不可能操纵选举,又是否果真如是?

  回顾“初选”的因由,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分赃不匀”。去年“修例风波”使反对派在区选大赢,大大小小的政党组织莫不食髓知味,放眼立法会选举。但问题是这块饼大小有限,不可能人人吃上一口,於是便有人提出“初选”解决。

  这次“初选”实际反映的问题,其实是反对派已无法靠自身达成共识。一方面,民主党、公民党等传统反对派自恃大党,不可能简单出让垄断多年的利益;另一方面,新兴的细党,则因为过去一年在暴乱前线出力,当然不肯做传统大党的老衬。因此最后唯有以看似公平、民主的“初选”,交与选民决定出战人选。

  为大党利益搞“初选”

  但这个“初选”机制真是公平、民主吗?先不说别的,戴耀廷等人在实际举办“初选”前,有做过任何谘询吗?不论是“初选”机制还是投票方法,从头到尾都是戴耀廷等少数人控制的。记得最初不少政治素人提议“初选”参选人应签署共同纲领,保证当选后会以驳回财政预算案等手段为前提,迫使政府回应“五大诉求”,但这个建议最终被戴耀廷一句驳回。

  戴耀廷当时的理由是“避免政府有DQ藉口”,看似有理,但实则狗屁不通。当初反对派之所以提出“35+”,正是为了可以否决所有议案“揽炒”政府,甚至戴耀廷昨日的文章,也提出否决财政预算案不触犯国安法。但现在他口说“35+”,实际上却不强制参选人遵守承诺“揽炒”,那“35+”意义何在?现实中,民主党便明言不会签署确认书。

  再者,对待反对派大党和细党时,也很明显体现出戴耀廷如何厚此薄彼。比方“热血公民”反对“初选”时,戴耀廷可是主动点名批评,又集体杯葛“街工”;但当“教协”不参与“初选”,遭到有意参选教育界的素人批评时,戴耀廷却支吾以对,反称时间紧迫,无法再安排“初选”。

  从这些地方已能看出,这场所谓“初选”根本是传统大党和戴耀廷等人用来逼走新兴的素人和小团体的手段,以独揽议席利益。本身“初选”机制对细党就相当不利,一来他们大多是素人,没有曝光率难以争取支持;二来是他们缺乏大党的组织力和桩脚,即使在选前论坛表现得到网民认同,但考虑到实际不同选区的选民分布,想突围而出还是有一定困难。

  不同於素人或细党,传统反对派数十年来都是靠做“议会寄生虫”维生的,他们不可能放弃一直以来的利益,甘愿由零重新开始,而戴耀廷本人正正是“既得利益者”。如上所述,戴耀廷用“初选”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劝退”不合己意的参选人,又有意无意抹黑部分人,即使没有触犯国安法,但还敢肯定说没有操纵选举吗?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