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学者论衡/解构“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口号的本质(下)\刘兆佳

2020-09-16 04:23:5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从历史和政治背景的角度理解

  “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这个政治口号在十年多前“本土分离主义”(Nativistic Separatism)在香港冒起的特殊历史和政治环境之中产生,而其内涵又与“本土分离主义”有雷同之处。我们可以有理由认为“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是“本土分离主义”的其中一种表现方式。因此,“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的意思可以参照“本土分离主义”的大量不同相关论述而作出理解。

  过去十多年来,随着中国迅速崛起和香港与内地关係越来越密切,香港出现了各种各样被笼统称为“本土分离主义”的主张,这些主张在部分知识分子、媒体、年轻人和反对派人士当中的影响尤为深刻和明显。儘管“本土分离主义”在香港社会并非主流观点,但“本土分离主义”分子却得以通过积极政治动员、激烈言行、出位动作、衝击行动、一些反对党派的逢迎和反共媒体的渲染而取得不合乎比例的政治影响力,从而显著扩大香港的政治分化、对立和鬥争,加剧特区政府的管治困难、分化内地同胞与中央和香港人的关係、对香港的经济发展造成严重的损害、并让外部势力在香港有机可乘和兴风作浪。

  本质就是“本土分离主义”

  从“一国两制”在香港能否成功实践的角度看,“本土分离主义”的出现固然是难以接受的事情,但它作为一种极有可能只是“短暂”的现象的诞生则绝对是有迹可寻,甚至是一个逃避不了的东西和过程。在某种意义上“本土分离主义”侧面反映“一国两制”方针的实践成功。

  “一国两制”方针预期了在改革开放战略下国家会迅速崛起、国家在世界上的地位和影响力会与日俱增、内地与香港的发展水平差距会不断缩小、香港对国家发展的角色和重要性会不断调整和下降、内地对香港各方面的影响会不断上升、香港的经济竞争力和内地比较会逐步逊色、香港对内地的依赖会持续增加、两地同胞的交往会越来越频繁、香港对西方世界的重要性会不断减少、而香港与西方的关係也会越来越淡薄。这些大的趋势在将来仍然会长期延续下去,不会跟随香港人的主观意愿而改变。

  然而,香港有不少人基於其素来对内地的优越感和一些挥之不去的反共和反中意识,其对西方文化、宗教、价值观和力量的顶礼膜拜,加上他们坚信香港的价值观、制度和生活方式最终会被内地落后的东西所蚕食、破坏和取代,因此对这些大势的出现感到不安、忧虑和恐惧。

  “本土分离主义”虽然在某程度上反映香港人的忧虑,但却是这种香港人普遍心态的至为极端、非理性、扭曲和粗暴的表现,也绝非大部分香港人所能接受的一种政治主张。从国家和香港历史发展的大势观察,“本土分离主义”应该是“一国两制”实践过程中出现的一种短暂的“逆流”。它既违逆世界、国家和香港发展的大势,在各方面损害香港的稳定、繁荣和发展,也不符合香港人的利益和福祉,因此无法持久。

  本质上,“本土主义”并非是一套严谨和扎实的政治理论,缺乏明确的目标,没有切实可行的政策计劃和行动纲领,在政治上空谈理念而漠视现实,更缺乏有号召力和强势的思想领袖。当然,个别知识分子试图从历史、文化和社会角度印证香港人是一个有别於中华民族和内地同胞的,拥有独特的历史、文化、价值观、制度、生活习惯、语言、集体经历和回忆、对外联繫、国际视野,以及共同利益的“优秀”“民族”、社会群体、“自治城邦”或“命运共同体”,但理论内容粗疏贫乏,片面曲解历史,而且经不起实证的考验,“想像”和“一厢情愿”成分居多。“本土分离主义”对一些不了解香港的“殖民地”历史、香港过去与内地的密切关係、和对自己的国家的历史和现状陌生的年轻人虽有不少影响,但在社会上其思想影响力却实在有限。

  基本上,“本土分离主义”是一种複杂的心理情况的反映和载体,代表着一系列负面情绪的表达和发洩。

  一方面蕴藏着所谓的对香港的自豪感和归属感,特别是对香港价值观和体制的颂扬,当然其中有过度美化和理想化的成分。二方面对内地的政治、社会、文化和发展持负面和轻蔑的傲慢心态。三方面对香港的“殖民地”过去抱持正面态度,尤其是对“殖民管治”、“殖民地”的“先进”典章制度讚誉有加。四方面觉得回归后的香港在各方面都走向衰败和倒退,“今不如昔”的感觉颇为强烈。五方面断定香港正在走向“大陆化”,经济上固然会越来越依赖内地,而其先进事物也正不断受到落后的内地文化、制度、生活方式和语言的侵蚀。六方面认为香港的“国际性”和国际地位不断下降,越来越与西方剥离,迟早其国际地位与内地城市无异,最终更会让西方“抛弃”。七方面断定香港的利益与内地和中央的利益不一致,在一些方面更是尖锐对立。香港人的利益越来越被内地居民所蚕食或剥夺。八方面担心在香港日后的人口构成中,内地人的比例越来越高,“真正”的香港人变成“少数民族”。在这些傲慢、自豪、不安、悲观、忧虑、愤怒、焦灼、恐惧、惶惑和躁动的情绪的牵引下,自然地呈现出浓烈的“分离主义”“分裂主义”、“香港与中国内地割裂”的元素。

  “本土分离主义”分子提出的建议和主张虽然不尽相同,但将香港与内地、香港人与内地人、香港与国家、香港与中央对立起来,并力主尽量减少双方的来往的意图则是它们的共同点。“本土分离主义”从香港从“独立政治实体”角度去理解“一国两制”;不承认中央在“一国两制”下所拥有的权力和职责、意图摆脱中央对香港的管治;致力隔断香港与内地的各种联繫、否定香港人乃中国人的身份;提倡“本土自决”、“公投自决”、部分人甚至鼓吹“香港独立”、“香港建国”等极端立场并付诸行动。

  实现“港独”是其终极目标

  “本土分离主义”分子眼中的“对手”或“敌人”甚多,包括所有那些不同意他们的主张的人,尤其是中央政府、内地居民,以及来自内地到香港定居、学习、工作和投资的人士;香港的爱国爱港人士和被他们视为“以中央为‘马首是瞻’,并决心让香港‘大陆化’”的香港特区政府,那些不认同“本土分离主义”的反对派也经常受到排斥和批判。“本土分离主义”分子的偏执、自以为是、缺乏客观根据的“危机感”和强烈的排他情绪,导致他们倾向和敢於用粗暴和暴力的言行对付其“对手”或“敌人”,显然相信他们的崇高信念和“救港”情怀让他们有足够理据去“违法达义”和“为所欲为”。

  上述讲述的“本土分离主义”的基本内容其实与“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背后的思路相差不远,我们甚至可以断言“本土分离主义”在思想上为“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提供养分和血轮。从另一个角度看,“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本身就是一种“本土分离主义”。

  小结

  综合以上对“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这个政治口号的字面理解、和对认同和呼喊这个政治口号的人的言行和其历史政治背景的探讨,我们可以判断这个政治口号带有颇为明显的“本土分离主义”内涵和推翻或破坏香港特区政权的意图。换句话说,这个政治口号一方面鼓吹把香港以某种方式分裂、脱离和摆脱中国,其中比较极端的方式是“香港独立”和“公民自决”;另一方面则鼓吹以激烈行动包括暴力让香港特区政府倒台或无法有效管治。诚然,这个简单的政治口号没有作出行动上的具体指引,但观乎其支持者在网上和网下的言论和行动,一些认同“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的人认为“抗争者”所应该採取的实际行动确实是明显不过的。遊行、示威和文宣工作固然是“指定动作”,寻求外部势力的支援和介入香港事务也必不可少。不少人更以打、砸、烧、堵塞交通、破坏公共设施等带有恐怖主义性质的行动来试图迫使中央和香港特区政府屈服。

  简言之,“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与香港的动乱有关,更不利於国家的统一、领土的完整、民族的团结和香港特区的稳定和管治。

  註:小题为编者所加

  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荣休讲座教授、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