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议论风生/改革选举制度助“一国两制”行稳致远\叶建明

2021-01-20 04:23:5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香港的政治乱象有所改善,但隐患犹在,乱根未除。自国安法公布实施以来,社会秩序好转,人心渐趋稳定。反对力量表面上作鸟兽散,“着草”的“着草”,隐退的隐退,但暗地裏仍在制定各种计劃,企图在某个时机东山再起,再行夺权。利用选举制度漏洞,在西方势力支持下操纵选举,最后登堂入室,即是戴耀廷等人的阳谋。

  回归以来,中央政府对反对派释出了最大善意,期望对方能以香港发展大局为重,在体制框架内既做监督者,也做建设者,既发挥监督政府,也能够建言献策,维护“一国两制”行稳致远。

  令人遗憾的是,反对派利令智昏,把夺权当做最大目标,试图操纵各层次选举活动,以合法身份进入体制内,全方位争夺香港管治权。为此他们不惜与西方反华势力相勾结,力图瘫痪政府,“揽炒香港”,煽动民粹,要挟中央。

  近些年来,反对派的行动越发咄咄逼人。2014年非法“佔中”后,戴耀廷等人接连制定所谓“雷动计劃”“风云计劃”“真揽炒十步”等,大搞所谓“配票”“协调”,组织非法“初选”,赤裸裸操纵选举。更为危险的是,反对派把街头暴力与议会政治结合起来,以议会给“黑暴”保驾护航。从2019年区议会选举大批“港独”“黑暴”分子成功当选,到2020年操纵非法“初选”,企图夺取特区管治权、“揽炒香港”的行动轨迹非常清楚,也确实依靠煽动民粹、暴力取得了“成果”。

  区选后的反对派头目则不断上演乱政闹剧,在立法机构中大搞“拉布”,恶意政治对抗,在社会上煽动对立、製造撕裂,不择手段干扰、阻挠、破坏特区政府有效施政。一向平静的香港陷入严重政治争拗,严重影响香港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已成为社会顽疾。

  极为恶劣的是,在香港防疫抗疫面临严重困难、经济民生面临困境的艰难时期,反对派立法会议员不顾民生疾苦,仍大肆製造流会、瘫痪立法会运作,导致大量经济民生议案受阻,对市民福祉造成严重影响。再这样继续下去,香港政治撕裂、政治对立将更加严重,止暴制乱将付出更大代价,香港社会为重回正轨将付出更多成本。

  这些人恶迹昭彰,香港社会有目共睹。但耐人寻味的是,这些反中乱港分子为何能够通过选举渠道登堂入室,成为特区政权机关中的一员?如果通过法定程序选举出来的立法会议员,不仅自己逾越法律底线,还肆无忌惮阻止立法会履行宪制责任,这难道不是选举制度出了问题吗?

  香港实行基本法保障下的高度自治,选举是产生自治权力机关的主要方式。从制度上保障香港各层次选举以符合基本法及和平有序的方式进行,是“一国两制”行稳致远的重要支撑点之一。选举的公正与安全,直接决定了香港民主的质量与合法性,也决定了“一国两制”的影响力与创造性。

  选举安全是国安重要一环

  选举制度事关“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能否行稳致远。堵塞制度漏洞、维护选举安全已是刻不容缓。另一方面,选举安全属於政治安全,政治安全又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维护选举安全也是维护国家安全。

  “爱国者治港”不仅是一项基本政治伦理,而且从立法层面来看,香港基本法第104条、香港国安法第6条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就香港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作出的决定,已经为“爱国者治港”建立了坚实的法律基础。根据法律规定,香港居民在参选或就任公职时必须签署文件确认或者宣誓拥护香港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区。

  世上没有一成不变的选举制度,美国的乱象表明,西方选举自身也出了很大问题。亡羊补牢,未为晚也。香港选举制度有必要进行相应改革,筑牢制度屏障。香港基本法、香港国安法等已经在保障选举安全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不过,未来特区政府仍需要在本地法律层面订明细则、在执行层面建立相应的实施机制,以更好地确保选举安全,推动“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行稳致远。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经济社会理事会理事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