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知微篇/疫情“清零” 政治方可拨乱反正\周八骏

2021-01-21 04:24:0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一年多前,“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借助“黑色暴乱”夺取香港第六届区议会大多数席位,企图进一步抢佔第七届立法会一半以上议席,而香港本地缺乏足够力量扭转局面。当时,笔者在时评中提出,香港政治亟需力挽狂澜。

  是中央在去年中,行使宪制权责制订并实施香港国安法,发挥力挽狂澜的作用。“黑色暴乱”迅即被平息,香港政治形势顿然好转。香港政治进入正本清源、拨乱反正阶段。

  中央对特区拥有和行使全面管治权,香港政治正本清源、拨乱反正总体上受中央领导和指导。具体而言,有些工作需要中央来做,譬如制定香港国安法;有些工作则需要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来做,譬如,中央制定香港国安法不代替特区政府为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

  政治上正本清源、拨乱反正工作,无论中央做还是特区政府做,都需要稳定的经济形势相配合。

  然而,从去年下半年,新冠肺炎疫情在香港掀起第三波和第四波强烈反弹,加剧香港经济衰退。中央审时度势,在去年11月初香港第四波疫情苗头初露之际,向赴北京报告工作的行政长官指示,特区政府要“把疫情防控作为头等大事来抓,严格落实常态化疫情防控措施,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经济恢复工作。”毋须赘言,唯有尽早“严格落实常态化疫情防控措施,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经济恢复工作”,政治上正本清源、拨乱反正才能全面展开。

  至今,香港用来对付第四波疫情的时间已超过用在对付第三波疫情上的时间;所採取的措施,除限制商业活动较第三波时略微放鬆外,增加了以大厦为单位的局部强制性核酸检测。但是,疫情仍未受控制。

  一方面,应该肯定,特区政府终於承认香港与内地和澳门一样必须以“清零”为目标,也开始有限推行强制性检测。另一方面,必须指出,时间不等人,特区政府需要提高政治责任感和危机感。

  经济不景影响政府管治

  特区政府和不少人,寄很大希望於普及新冠病毒疫苗接种来控制疫情。去年12月23日特区政府公布接种疫苗计劃时称,本月将可接种首批疫苗。最近,有关官员披露,首批疫苗将在农曆春节后开始,亦即推迟了一个月。接种疫苗工作一旦启动,困难会较有关官员预想的更多。如果完全基於个人自愿接种疫苗,那麼,疫苗接种普及率很可能产生不了“群体免疫”效果。

  香港如果在今年7月前不能做到“严格落实常态化疫情防控措施,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经济恢复工作”,那麼,已因疫情而推迟一年的第七届立法会选举就将不得不再推迟。有些人以为,果如此则将有利於香港政局稳定。这是皮相见解。政治上正本清源、拨乱反正,是根本解决香港政治矛盾,而不是拖延矛盾。

  如果第七届立法会选举因特区政府领导防抗疫情不力而再被推迟,那麼,难保不会引起一部分香港居民(选民)不满,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的管治威信,也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削弱,这必定不利於需要由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领导和引导香港居民来开展的那部分正本清源、拨乱反正工作,譬如,改革通识科。

  即使在今年7月前勉强把疫情压下去,但是,支付了大规模倒闭、结业和失业的惨痛代价。那麼,香港相当一部分居民(选民)对特区政府的不满,可能会投射在第七届立法会选举结果上。

  今年3月是一个关键时间节点。到3月,香港实现既有病例“清零”,并建立对少量新增病例有效流调溯源和及时阻断传播链的体制机制,经济衰退有望缓和,社会矛盾有望缓解,政治上正本清源、拨乱反正就能全面展开。否则,对於特区政府来说,“时间窗口”很可能关闭。

  近一年来全球防抗疫情的经验充分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中国共产党卓越领导力和中国人民顾全国家大局的责任性,明显优於西方资本主义制度、西方政党的领导力和西方的个人自由大於社会整体的偏狭观念。

  然而,香港不少人包括建制中一些位高权重者,以香港保留原有资本主义制度50年为藉口,牴触香港抗疫借鉴国家主体经验。这样的观念和相应的体制机制做法,已成为香港政治上正本清源、拨乱反正的拦路虎,必须先作为政治正本清源、拨乱反正的对象。

  资深评论员、博士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