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议事论事/“石墙花”还是“罪恶花”?\西 铭

2021-09-15 04:28:1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结业”,这是“石墙花”创办人邵家臻昨日对该组织关门的一句总结。的确,“石墙花”绝非“无缘无故结业”,到底这个组织做过什么,他们心里最清楚。过去一段时间以来,香港各大监狱爆发的“集体行动”,到底有没有人操控,幕后黑手是谁,公众自有公论。但任何一个组织,如果意图通过对监狱相关物资的垄断,以达到支持黑暴分子破坏监狱规则、破坏国家安全的目的,那么,国安法等法律绝不会是摆设,香港的纪律部队更不会袖手旁观。

  监狱本是囚犯更生的地方,是反省自身错误的场所。但反中乱港势力一直试图利用监狱进行新的政治对抗。过去多个月来,多个监狱出现“囚犯集体行动”,从排队不守规矩,到私藏违禁品,由小事闹成大事,颇有黑暴重来之感。再加上监狱外部的呼应,一场“监狱骚乱”,似乎就要全面上演。

  其实,只要对揽炒派过去一年多来的所作所为有所了解,就可以看到这绝非偶然,而是精心操作之下的结果。

  从招募所谓的“写信师”、“探监师”、“打气师”,到公然售卖“探监物资券”、成立所谓的“囚权组织”,种种例子都在说明,他们一直试图在监狱内制造事端。近期是私藏违禁品、垄断物资供应、招收帮派势力,再早之前则是指控监狱“太热”、要求“加装风扇”,几乎没有一刻消停。他们或以为,数以千计的黑暴分子被捕,占据了许多监狱的主要监仓,人多势众,就可以利用内外联动,来一场“黑暴2.0”,以重振揽炒派声势。

  监狱骚乱幕后黑手?

  从2012年反“国教”到2014年非法“占中”、2019年的“修例风波”,这些都在说明一个基本的常识:无风不起浪,没有“大台”就不可能有集体行动。所有揽炒派的监狱行动都离不开一个“指挥平台”,试问:如果没有人提供物资、没有人传递信息、没有人组织行动,相隔甚远的多个监狱又怎么可能几乎在同一时间搞事?那么这个“大台”又是谁?

  “石墙花”未必是最后“大台”,但最低限度发挥了沟通协调提供物资的角色。这个组织声称争取所谓“囚权”,这不过是借口,事实上,由始至终他们支持的都不是普通的囚犯,全港目前有近7000名在囚人士,但何曾见过“石墙花”资助没有参加过黑暴的囚犯?他们资助的是黑暴期间被捕的“揽炒”分子,当中有“港独”分子和严重伤害他人的暴徒。

  这个组织具体是如何运作的呢?核心有两点:一是通风报信,也就是联络监狱内外的势力,这一角色至关重要。事实上,至今唯一能起到联络监狱内揽炒派的组织,也只有“石墙花”一个。二是提供物资。该组织通过悲情包装,推出了一个所谓的“探监物资券”,这张“券”绝不简单。

  据“石墙花”网站介绍,“探监物资券”一共有三款,每款对应还押及在囚人士可以入的物资:A.零食包($250);B.日用品包($750);C.全餐(零食+日用品Full set,$1000)。并称:“若身边有亲友需要,可以购买后交给他们。亦可以购买‘探监物资券’后委托石墙花转赠在囚手足家属,以减轻家属购买物资的开支”、“探监物资券的全部收益,将用作支援‘石墙花’每月购买探监物资的庞大开支。”

  榨干在囚青年“最后价值”

  一方面收集外界的“捐款”,另一方面利用这些款项去资助监狱内的揽炒派。也就是说,有组织扮演了“白手套”的角色,成为监狱“集体行动”的中枢大脑。而监狱内的揽炒派由于获得“探监物资券”资助得到了大量的物资,进而利用这些物资去收买人心、建立势力,一步步做大下去,在囚人数众多的揽炒派可以很快“统治”监狱。如果不是惩教署发现得早、出动“黑豹部队”平乱,后果必定会十分严重。

  保安局局长邓炳强日前指出,有还押人士与监狱外人士企图建立势力,并通风报信,包括利用议员等身份进行探访以传达信息。另有人企图在监狱内延续“抗争”,并指有组织寄信予在囚人士,信中提到呼吁他们继续“抗争”。他强调会严格执法,绝不会让搞事者得逞。

  据称“石墙花”这名字的意思,是“即使囚锢石墙之内,也为囚友绝处种花。”而英文“Wall-fare”概念则取自“Welfare”,“以社工信念推动囚权”云云。这种美化罪犯、美化暴力、美化揽炒的语言伪术,香港人见得太多了,但改变不了其为恶的本质。“石墙花”的真名应该是“罪恶花”,他们煽动年轻人参与暴乱导致大批人被捕前途尽毁,非但如此,还要在监狱中继续利用同一批人搞事,这大概就是“榨干最后一分价值”的最佳注脚吧?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