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国际观察/乌克兰危机与中国的发展格局\宋鲁郑

2022-02-28 04:24:5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乌克兰危机的爆发,使得全球最主要的四大力量之间发生了巨变:俄、美、欧三方对抗,中国置身事外。中国的外部战略环境大幅改变。自从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后,外部战略环境挑战性日增。中国被西方视为头号竞争对手,并导致如下后果。

  一是所谓的“安全包围”。美国联手欧洲推出印太战略,成立AUKUS、印太四方机制QUAD,并强化在南海、台海的军事存在。

  二是欧美对中国的技术封锁日益严密。美国把300多家中国企业和大学、科研机构列入“出口管制清单”,数十家企业和实体列入“涉军企业和机构清单”,阻止美国与之往来和投资。此外还阻止任何使用美国硬件和软件的企业与实体向华为等中国企业出售和代工芯片,胁迫它们不得使用华为5G。甚至限制中国留学生、研究人员对科技领域的学习和交流。欧洲也出台了越来越多针对中国企业收购的限制。

  从文明角度讲,中国擅长应用性发明,基础理论研究是短板,因此未来科技进步的难度比过去大幅提升。然而,东西方的竞争根本上是科技水平的竞争上,科技决定了一国的经济和军事水平。

  三是针对中国的全面竞争。比如中国提出以基础设施为核心的“一带一路”,美国和欧洲也纷纷效仿。5G落后于中国,除了封杀之外,也全力发展6G。

  再现战略缓冲期

  如果从中国五千年历史来看,这是中国从来没有面对过的战略局面。1840年以前,中国在东亚独大,其他强国远在天边,也很难跨越高山大海的自然地理阻隔。1840年到2010年,中国或者不得不在大国夹缝中求生存,或者利用大国矛盾而充当关键第三方谋发展。但超越日本之后,中国首度成为全球地缘政治博弈的主角和在一线博弈的国家。中国面前无任何遮挡,反倒是各方利用中美战略博弈积极谋取自己的利益。乌克兰危机就是这个背景下的产物。然而俄罗斯的出手并没有得到西方足够的让步。于是本来一场可控的博弈演变成全面的危机,也改变了全球地缘政治格局。

  对于中国而言:

  第一,现在俄罗斯取代中国站在了西方冲突的第一线。中国终于再度退居次席,有了缓冲。

  第二,俄、欧、美三方的对抗使得中国的战略地位上升。任何一方都需要中国。俄罗斯不用说,欧美也同样需要中国。至少它们希望中国能够保持中立。这种情况下,西方必然要减轻对中国的压力,中美对立纾缓有了更大可能。拜登执政以后,面临国内强大的反华势力,不管他是否想改善和中国的关系以谋取中国在一些问题上的合作,他都有很大的阻力。现在俄罗斯冲到了和西方对抗的前线,拜登要想在中美关系上有所和缓,至少阻力减少了。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乌克兰危机导致全球能源和农产品等价格大涨,这使得一年以来都面临高物价的欧美更难承受。今年是美国的中期选举,如果通货膨胀问题不解决,民主党必然大败。立竿见影的办法就是取消对中国的关税。如果说取消关税过去对于美国没有紧迫性,现在则不同了。

  第三,东升西降趋势得到加速。俄、美、欧三方由于实力的原因,将是一场规模巨大的消耗战,三方的实力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损伤,而且次生灾害比如大规模难民潮成本更高。需要指出的是,如果俄罗斯的要求不被满足,它就会一直挑战下去。如果美国因为中国因素而对之放水,俄罗斯也会追求战略利益最大化,直至触及西方无法接受的底线。外部干扰减少的中国在这一过程将更快发展。

  另外,俄罗斯和欧美之间的对抗主要是互相封锁和制裁的经济战,中国就成了冲突各方的替代选项。也就是说俄罗斯和欧美之间的共同市场就基本上让予中国了。至于西方和俄罗斯的金融战,则大大有助于人民币全球化。

  做好出现连锁变局的准备

  对于中国来讲,迅速抓住这突然出现的战略机遇非常重要。

  第一,全力解决自己的内部问题,包括人口、科技研发。进一步提高治理能力,也就是国家治理体系和能力的现代化,现代化的标志之一就是制度化。第二,面对外部挑衅要有定力,坚决不介入任何外部冲突,不被任何一方卷入战争。第三,做好世界出现连锁变局的准备。

  这有三个方面。一是西方自身出现危机。二是日益处于失序状态的世界极易发生动荡,特别是新冠疫情加剧了这种趋势。非洲在一年多的时间已经发生五次军事政变(乍得、马里、苏丹、肯尼亚、布基纳法索)。这本身就是西方失去控制而不得不默许的后果表现。然而危机到了一定程度,西方就不得不介入。三是很多反西方势力都利用中美战略博弈无心他顾而纷纷出手,一如现在的俄罗斯。

  第四,用好自己的经济牌,建立更强大的统一战线。中国是1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最大贸易伙伴,远远超过美国。全球有90个国家与中国的双边贸易额是其与美国的两倍。欧盟对外依赖的产品有137种,其中多数来自中国。全球参与中国“一带一路”的国家更有130多个。

  最后,战略不仅要看当下,还要看未来。在激烈动荡、高速分化组合的当今世界,敌友转化是相当迅速的。以中美关系为例。自1900年到现在120年,中美三次对立三次为友,平均20年就改变一次。在当下的世界中,什么都是可能的,中国需要未雨绸缪。

  旅法政治学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