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故宫建筑\贤后富察氏\祝 勇

2019-12-03 04:24:1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电视剧《延禧攻略》中的富察氏与乾隆\资料图片

  “明宫三案”是皇权体制下开出的“恶之花”,但在后廷的历史上,帝后之间琴瑟和谐依然不乏其例。紫禁城若评选“模範夫妻”,乾隆皇帝和他的第一位皇后富察氏(孝贤纯皇后)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在富察氏的身上,乾隆见证了最好的自己。富察氏嫁给乾隆时只有十六岁,乾隆也只有十七岁,那几乎是王朝历史上最完美的婚姻,门当户对,郎才女德。那时的乾隆还是皇子,準确地讲,他还不是乾隆,而是弘曆,但他是雍正四个皇子中(雍正共有十个儿子,其中六个夭折)最闪亮的一位,十二岁时就出落得眉清目秀,身材颀长的翩翩美少年,被祖父康熙一眼看中,从此祖孙形影相随,“夙兴夜寐,日觐天颜”;而富察氏,亦是出身不俗,因为清代后宫,从选秀女开始就严把出身关,“富察氏家族从追随清太祖(努尔哈赤)开国到世宗朝(雍正)名臣辈出,屡建功勳。曾祖父、祖父不提,她的伯父马齐和马武,皆是一时的要臣,她的父亲是察哈尔总管、一等承恩公大学士李荣保,她的弟弟是保和殿大学士傅恒”,可以说是世代簪缨之家,而富察氏自己,不只容貌出众(她的美貌端莊,至今停留在清代西洋画家郎士宁所绘的油画像上),更是品行无双。《清史稿》记载她“以通草绒花为饰,不御珠翠”,身为皇子的福晋,后来统御六宫的皇后,她居然不戴珍珠翡翠,只佩带一点花花草草作为装饰,甚至平时连妆都不化,每日素面朝天。但这丝毫不能减损她的美,因为她的美不是包装出来的。她就是一朵解语花,懂乾隆的心,能化解乾隆内心的烦忧。安意如说她是一个“深谙人心,又甚解意趣的女人”。张宏杰说:“乾隆本身是一个複杂的男人,他所期待的,绝不仅仅是一位听话的、顺从的女人,他需要的,也是一位和他一样,多侧面的立体的有深度的女人。可以这麼说,富察氏就是这样的女人。”

  婚姻像一面镜子,看到的是对方,折射的是自己。富察氏这面镜子裏映出的弘曆,也定然是优雅、从容、举重若轻,以至於康熙临终前还念念不忘:“胤禛第二子(弘曆)有英雄气象,必封为太子”。“英雄气象”,当是一种恰当的美誉,年轻的弘曆,担得起来。

  终於,父亲雍正把弘曆的名字写进传位诏书,命人放在乾清宫“正大光明”匾的后面。当雍正在圆明园倏然病危,人们在他身边找出诏书的副本,宣布弘曆为下一任皇帝,乾隆正式成为乾隆,富察氏也“升级”为皇后,他们的婚姻,又持续了十三年。

  从《心写治平图》卷(又称《乾隆及后妃图卷》)上,我们可以看见乾隆和孝贤皇后年轻时的样子。此卷原藏在圆明园,现存美国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院,图卷上画有乾隆和他的十二名后妃,其中乾隆与孝贤的画像,是西洋画家郎士宁(Giuseppe Castiglione)在乾隆元年(公元一七三六年)所绘,那一年,乾隆二十六岁,孝贤二十五岁,正值风华正茂,未来可期。

  乾隆与富察氏,从十六七岁至三十七八岁,他们一同走过青葱的青春岁月,一同走向中年的静水流深。乾隆评价富察氏:“二十二年来,孝奉圣母,事朕尽礼,待下极仁,此宫中府中所尽知者”。

  乾隆十年(公元一七四五年),皇贵妃高佳氏去世,乾隆皇帝为她拟定了一个谥号:“慧贤”。富察氏在旁看后,对乾隆说:“吾他日期以‘孝贤’,可乎?”

  孝贤孝贤,既孝且贤。富察氏把乾隆的生母崇庆皇太后(电视剧中甄嬛的原型)当作自己的母亲精心照料,婆婆病时,她衣不解带地跟前伺候。出身高门显宦的闺秀尚能如此,让老太后意外而感动。对后宫,她也颇有宽大仁慈的风範,虽多次经历过丧子(女)之痛,但对永琰(后来的嘉庆皇帝)的生母魏佳氏,她依然精心照顾,将皇子永琰视如己出。

(“倾城之恋”之六,标题为编者所加)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