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过眼录/校园看戏/刘 俊

2019-12-03 04:24:2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著名崑曲表演艺术家张继青,被白先勇誉为“青衣祭酒”。她的拿手戏“三梦”──《惊梦》、《寻梦》、《痴梦》,可谓冠绝艺林。其中《痴梦》一齣,源自清传奇《烂柯山》,说的是汉代朱买臣妻崔氏嫌夫贫改嫁,后朱买臣高中得官,崔氏闻讯追悔,梦见买臣差人送来凤冠霞帔,正自欢欣,醒来却是黄粱一梦,最终疯痴投水自尽。白先勇对张继青的《痴梦》讚不绝口,认为她“能把一个反派角色演得最后让人感到其情可悯、其境可悲”。

  这次有机会在南京大学校园观赏福建省梨园戏实验剧团演出的《朱买臣》,发现不但戏中的崔氏变成了赵小娘,而且一改《烂柯山》中崔氏的悲剧结局,让朱买臣、赵小娘这对曾经的夫妻来了个“谢花重开,缺月再圆”,而朱买臣在京另娶的尚书小姐,其母倪夫人也大度地“疼子连女婿,连赵小娘也爱”──原本的一齣悲剧,在这裏却成了喜剧。

  其实“朱买臣”的“故事”,原本就有许多版本,《汉书.朱买臣传》中,崔氏改嫁后仍对前夫施以援手,而朱买臣当官后亦对崔氏及其后夫不薄;到了元杂剧《朱太守风雪渔樵记》,朱买臣夫妇已然“破镜重圆”,结局欢喜。如今这个喜剧化的福建梨园戏《朱买臣》,显然承袭了元杂剧的“传统”。

  不过,看到其中的“逼写”一折,赵小娘对朱买臣的绝情以及迫切的“出走”衝动,还是令人觉得她到底是个嫌贫爱富、心狠手辣的女人。虽然后来赵小娘将这一切都归为妗婆的挑唆,但“外因”终究是要通过“内因”起作用的。有论者将赵小娘的所作所为归为“年轻人的无知与莽撞”,显然对人性的认识有些清浅了。

  得知朱买臣衣锦还乡,赵小娘虽有短暂的悲戚和后悔,却更有坚韧的“回归”意志和行动,为此她不惜哀求张公,在买臣面前腆颜作态,最后虽然与朱买臣“重归於好”,却可以借用当年张爱玲继母无中生有骂张爱玲母亲的话:“可惜迟了一步,回来只好做姨太太!”

  人生“故事”到底是悲剧还是喜剧,端看识者的眼光,而将悲剧化为喜剧,也许是更深重的悲剧。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