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简体站 > 报纸新闻 > 正文

小交梦上大荧幕 后疫情启新乐章

2020-11-22 04:23:1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左)继“Back On Stage”音乐会之后,香港小交响乐团在9月底进行了第2场录製音乐会。(右)观众体验在影院欣赏古典音乐会

  疫情下,现场演出几成奢求,也激发出表演者的奇思妙想。香港小交响乐团(小交)近日凭藉其6月一场弦乐现场演出录製成的“Back On Stage”音乐会(戏院特别版)登陆影院,11月底再推“Back On Stage II”呈现其9月一场管弦乐现场演出,成为首个在香港影院上映音乐会电影的香港乐团。古典乐演出上映大荧幕,更像是疫情下一瞬即逝的产物,还是可成为后疫情时代的常态呢?观众、表演者、乐界学者,或都有不同猜测。\大公报记者 李亚清

  两部音乐会电影登陆金鐘和太古的MOViE MOViE影院,“Back On Stage”放映4场(包括2场加场),“Back On Stage II”则将放映3场。以首部为例,记者观影后感到影片在约80分鐘的时长中完整呈现了一场演出,一气呵成,并未为达满意而一曲录製多次,虽有瑕疵但贵在原汁原味。

  与现场音乐会相较,这场录播音乐会多角度而富有变化的镜头语言是其一大亮点,还使用了航拍镜头。后期製作也为影片加入更多元素,具体表现在曲目《四季─夏》的视频片段配以文字:韦华第曾在此曲总谱扉页上题的14行短诗,随演奏进行而显现在荧幕上,比如“奄奄一息的人们和动物躺在炽热无情的太阳底下”、“雷电交加的狂风暴雨及冰雹”等,使观众更好地理解曲意。至於音响效果则见仁见智,通过影院的环绕立体声效果,演奏者的动听之处更加凸显,同时缺点也放大了。

  合作机会视乎市场需求

  为了“乐团有嘢做”─这是香港资深乐评人周凡夫猜想小交此举的初衷。同样观看了该影片的他告诉记者,相比在家中看线上音乐会,如此有不少好处:“更加全神贯注了,而且现场有其他观众一起欣赏。用大荧幕看的感觉也很好。”他又补充,“下次还可以派份场刊,让观众更有现场感。”小交两度加场又再推出一部,看来观众较为欢迎。

  小交桂冠音乐总监叶咏诗说道,“我以前就想:如果将音乐会变成像电影一样─今天想去听什麼音乐会,就能买票去影院看该多好,看音乐会像看电影一样平常。”这梦,会成真吗?且看小交之所以此次能将音乐会搬上大荧幕,重在影院配合,若这种形式要发展成为常态,则先要与影院达成一致。周凡夫说:“MOViE MOViE意在寻求一些有别於传统的另类节目,与小交这次的构想颇为契合,达成了合作。而未来两者合作的机会有多少,也要看市场等因素,乐团与影院合作亦需成本。设想在内地,影院要上映的影片可能多到自顾不暇,还会否愿意为这类并非大热电影的音乐会电影安排档期?”

  把剧院内的现场演出製作成录影版本,并在影院上映,并非新鲜事。早在2006年,美国纽约的大都会歌剧院已经开始把他们的歌剧製作以高清格式拍摄,在影院作现场转播或重播。这个名为The MET:Live in HD(MET Live)的系列可说是开了在影院放映演出的先河,令世界各地的观众不用飞到纽约林肯中心,也能欣赏到国际级的精彩剧作。英国国家剧院亦自2009年起开展了类似的NT Live剧场广播计劃。香港后来引入了MET Live和NT Live,入座率均不俗。

  若这种形式受到大众认可,不仅能把作品推广给更多观众,对艺团来说也是拓展收入的方式。不过,有别於以上例子中所演出的歌剧、话剧,将古典乐演出上映影院的做法还较少有耳闻。从视听语言看,不少歌剧和话剧演出都有饱含戏剧张力的故事文本、精良的舞美设计等,在大荧幕上,古典乐演出似乎不及前者有衝击力。

  时长和选曲需有所考究

  此外,时长和选曲也是音乐会电影需有所考究的,在没有“中场休息”的情况下,既要令演奏者不至疲累,也要令观众观影时不感吃力。小交首部电影中演出的4首曲目多篇幅较短、情绪不甚沉重,除了韦华第《四季─夏》还有巴托克《罗马尼亚民族舞曲》,比贝《战争》和葛利格《霍尔贝格》组曲。

  毋庸置疑的是,此番小交费了心思、勇气可嘉,为今年起香港受疫情影响严重的演艺活动之河开闢了一条新溪流,正如周凡夫所说:“(将古典乐演出上映影院的做法)首创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够胆去试。”

  假设乐团与影院达成长期合作,那麼疫情过后,音乐会影片与现场音乐会并行,前者能否依然有市场?始终,现场音乐会有它不可取代的位置。周凡夫认为,未来虽会有种种困难,音乐会电影仍有发展空间,并说:“到时有多少观众愿意走入影院看音乐会,很大程度上取决於影片的内容。另外音乐会电影在价格上可能更有吸引力,比如这场影片的票价是130港元,低过小交现场音乐会的平均票价。”

  对观众来说,线上音乐会的好处是安坐家中,随时可欣赏,周凡夫说:“线上音乐会也对长者观众友好,他们平时有听现场音乐会的习惯,疫情带给了他们新方式和新思维。”不过,众多乐团和音乐家却难以用线上演出维生,周凡夫提及甚至是规模较大的线上音乐会组织如柏林爱乐数字音乐厅,“似乎至今都仍未收回成本。”   部分图片:受访者提供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