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饮食男女/夏至食泰/马 超

2019-06-21 03:17:1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炎炎夏日,一碗冬荫功汤酸辣开胃/资料图片

  今日夏至,香港迎来最湿热的季节。去年也是夏至时分,湿热的空气中,瀰漫着种种食欲不振。每当此时,泰国菜浮现脑海。有人说,想吃什麼就是身体缺什麼。酸酸辣辣香香甜甜的泰国菜,特别是堪称泰国国菜的冬荫功汤,总能给这笼罩着的暑湿一些清风拂人醉的清新、还有倾情千刀碎的酣畅淋漓,过后便是月上柳梢头的静谧恬淡。上网查,香港最好吃的冬荫功汤在哪儿,原来,佳肴近在眼前。直奔楼下。

  这是一家再低调不过的泰国菜,或者可以说是泰式小酒吧,抑或泰小店。中文名是稣栈,英文名是Cafe y Teberna,从名字来看,栈本小巧,又叠加了Cafe(小咖啡厅)和Teberna(街市小门店),可想而知的玲珑。玻璃趟门拉开,精緻感扑面而来。一个餐厅是否用心,一进门就能判断,这种气场是一种瀰漫在空气中的认真,穿堂而过的人和物,都会被店家的心感染。至於食物本身,就是这所有气场、物质、人心结合在一起的顺理成章的出品。这是物理量子感应的一种客观存在。足够细腻的,都能感受得到。

  於是,空间利用功力尽显眼前,不到十张小巧的二人台,也可将二张台拼成四人台;进门左手边是一张吧台桌,上面挂满了红酒杯、台上放置着威士忌杯、还有啤酒杯;中间一个过道,过道只能容得下一个人行走,因为寸土寸金,类似簇拥小店在香港比较常见;墙上是涂黑的,上面挂满了精心拍摄的泰国菜肴照片,秀色可餐错落有致。

  只有不到十张二人小桌的小店,所以只能容纳一位服务生“跑堂”。虽然繁忙时段可能招呼不周,但是吃小店的情愫,俨然回到小学初中时代,因为家人忙着不能照顾孩子吃饭,几家人在学校附近共同找一家人,阿姨负责煮饭给小朋友们一起吃,人称“小饭桌”。憨厚的讲着粤语的泰国小哥,虽然记错了菜,我们也愿意将错就错地收下这道菜,并不会产生厌恶嫌弃之情。这裏,吃出了邻家小馆的和睦温情,也喝出了异国小厨的热辣情谊。

  没想到,人生最美风景总在不经意。不经意上错的炸软壳蟹沙律,特别美味。外脆裏嫩味鲜的软壳蟹,配上柠檬汁,不腻不油不腥。最惧怕的炸软壳蟹,是外湿糯裏硬渣,那是不可以原谅的。将错就错,可能有惊喜。其实是包容心,给了人生别样的风采。无处遁形的,是小肚鸡肠的锱铢必较,各退一步,就可能是海阔天空。

  吃了几次,每次必点的,就是和这家泰小店结缘的冬荫功汤。冬荫功汤,堪称泰国的国菜。据传,一位华裔国王郑信王,为淼运公主生病时茶饭不思,令御厨创作的开胃菜。想来特别适合夏至的溽热,排湿驱风开胃营养。这冬荫功汤,做到了极致的,是酸辣甜香的淋漓酣畅,没有半点遮遮掩掩或者是为改良而改良的味道。一是食材用的好,虾、蘑菇、番茄,够新鲜,炒製火候到位。二是香茅、红椒、椰汁、青柠的配比得当。有人说,汤是最简单的菜,笔者不敢苟同。汤要煮好,非常考验食材、配比、火候、次序。厨用心否,大繁至简。

  本以为是香港人开的,吃过几次才知,原来是几位会讲粤语的泰国人开的。老闆娘看起来很泰国,不乏几分泰国女孩子的淳樸。每次请初来香港或者外地来的朋友到这家吃,总能满意而归。香港的包容、多元、国际化,从一间或几间东南亚风情小店,略感一二。这些外来人,能够安居乐业於此,用心经营那一间小得不能再小的店舖,多亏香港的开放包容。记得读书时候,有位同学会讲泰文,於是总会到湾仔一带寻泰味。湾仔不乏泰国菜,每家有自身的特色。前几天几位重庆朋友来香港,特别夸讚香港的泰国菜好吃,他们住在尖沙咀,吃了酒店附近泰国菜,讚不绝口。

  不错,你若用心,人尽皆知。正如你若盛开,蝴蝶自来。快节奏的世界,还能不乏用心做事的人,包括这些外来的泰国人,这是香港值得自豪的品质。如果每个人能够坚守那一分芳草地,人心何畏浮华,世态又何畏炎凉。共同守护好香港这片港人心中的芳草地,多一分匠心,少一分纷争;多一分包容,少一分谩骂,我们才会成为世人心中的芳草地。

  夏至伊始,暑湿燥热,愿港安好,泰实祥和。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