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HK人与事/匣藏母爱\黄秀莲

2022-07-05 04:24:0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谭福基的小六升中试合格证。\作者供图

  母爱,最能铸造孩子的成就。

  母爱,往往藏于细节。

  一个在旺角唐楼长大的孩子,一九六一年应考升中试,获派往牛津道上的英华书院(中一二学生先在旺角弼街望角堂上课,中三始转往牛津道)。英华的教育春风一漾,不止把孩子送入最高学府──香港大学,还成就了孩子的写作梦。

  慈母在二○一七年去世,孩子也病了好几个月,待得收拾亡母遗物之时,无意中打开匣子,一看,呆了,刹那间泪水盈眶,潸潸然不能自已。原来匣子之内藏了两张证件──一张是小六升中试合格证,另一张是派往英华的入学书,竟保存得完好如新。啊,母亲竟把殷殷期盼,悄悄收藏在匣子里五十七年。

  满匣春晖,映照了孩子一生。

  母爱,竟可以把孩子也忘记了的证件,这转捩了一生的证件,暗里珍藏,静中盼望,天长地久,牢牢守护。

  这孩子自幼就爱思考“我从何而来?我为何而生,我为什么一定有这副样子,这些际遇?”想多了,不免惊惶,“在我童年时偶尔想起这些便惊悸得要哭起来,直到躲进母亲的怀抱里才觉得心安”《会考故事》(一九六八年)。母亲爱儿,细致而含蓄;母亲课儿,情深而寄远。原来是秀才的女儿,怪不得那么秀逸不凡,那么珍重一缕书香了。孩子在“篆烟氤氤缭绕”里把慈颜端详,只觉“疑真疑幻,母亲脸上那孺慕虔诚的神情,我一时间也看不真切。”《穗城秋月》(二○二○年)尽管抚育六个孩子,劳碌于旺角摊档,更穷苦了半生,瓜子脸且美人尖的母亲,到了晚年依然文文秀秀,文秀如她爱儿课儿的方式。

  “母兮鞠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诗经.蓼莪》,孩子在母亲祝福下稳步踏入牛津道上,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孩子在母训在校训中,不捨昼夜,终于砥砺成才,实践了写作这终身志业。他正是《牛津道上的孩子》这本书的主角──诗人谭福基。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