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黛西札记/巴黎的鳞爪\李 梦

2022-07-14 04:24:2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常玉画中裸女被徐志摩称为“宇宙大腿”。

  周杰伦新专辑《最伟大的作品》将于本周五首发,同名主题歌上周上载至新浪微博和YouTube等平台后,不到一天点击量已破亿,引来“八○后”和“九○后”又一次怀旧热潮。与上次热播的《Mojito》中浓郁的拉美风情不同,今次曲词创作的灵感皆来自巴黎,来自曾让众多艺术家又爱又恨、离不开却也注定捉摸不透的巴黎。

  《最伟大的作品》延续周杰伦近年热衷的“复古RAP”曲风,歌词继续由黄俊郎操刀。顾名思义,此曲意在向一九二○年代前后曾在花都巴黎生活并创作的一众著名艺术家如马格利特、达利、马蒂斯和常玉等致敬,歌词中“不是烟斗的烟斗”“弯了的汤匙”“漂洋过海的乡愁”等意象,寥寥数笔却传神,将上述艺术家最经典的风格和作品一一道出,宛若一堂“快闪艺术史小课程”。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其中对于常玉和徐志摩的介绍。两人均曾在青年时代前往巴黎深造,在那里,常玉频频以瓶花、马和侧卧的裸女为题,逐步建构独特风格;徐志摩彼时正在英国留学,偶尔到访巴黎,便被此城的浪漫气质吸引,写下散文名作《巴黎的鳞爪》让人一窥巴黎的温柔、热烈与疯狂。

  在《巴黎的鳞爪》中,徐志摩曾不点名地写下他对于常玉的印象:在一条闻着鱼腥的小街上一座老房子顶上,住着一位“正午不起身,不近天亮不上床”的先生,起码总要等到上灯时分,才“埋身在他那艳丽的垃圾窝里”开始工作。后来在写给刘海粟的信中,徐志摩曾用“宇宙大腿”形容常玉画中经典的裸女形象。不过四字,丰腴与性感跃然纸上。

  《最伟大的作品》MV中,引用“宇宙大腿”和“巴黎的鳞爪”,重温近百年前两位中国艺术家在巴黎的相遇和相知。两人惺惺相惜,常玉亦曾为徐志摩创作头像速写。后来,徐志摩挥挥衣袖告别剑桥的云彩后回了国,常玉却将大半人生留在异乡,困窘潦倒中寂然离世,数十年后才重又被人记起。正如徐志摩在散文中所说:巴黎不是单调的喜剧,“沉淀在底里阳光照不到的才是人事经验的本质”。一代代艺术家怀着梦想去到巴黎,不论成名与否,其作品绕不开的总是异乡的漂泊和孤寂。周杰伦最后在歌中唱“我的音符,全部是未来艺术”,不知常玉等人当年在阁楼的孤独灯影下,是否也曾怀着这样的自信与笃定?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