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笔记新说/治寸白\陆布衣

2020-10-20 04:24:2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南宋洪迈《夷坚甲志》卷第十四《蔡主簿治寸白》,记述蔡定夫的儿子蔡积康,为寸白虫所苦。有位医生开了这样一副藥:将槟榔碾压成细末,用长在东边向阳的石榴树的根煎汤,两者一起调服喝。而且,吃藥前,要做一件事:将一大块烤熟的肥猪肉放到口中,只让肉汁流入喉咙,但不吃下去。

  医生这样解释其中的原理:这种虫,只在每月初三日以前,头是朝上的,才可用藥打下,其余时间则是头朝下,即使吃了藥,也没有用。那虫闻到肉香,就有想吃的念头,所以争着往上爬,等到感觉胸间像万箭穿心一样难受,就是吃藥的最好时刻,这个时候,将前面所準备好的藥全部服下。

  小蔡全部按照医嘱。不到两刻鐘,肚子裏像打雷,急忙去上厕所,虫就像倒出来一样。叫僕人用竹竿挑着虫看,那些虫都缠连成了长长的一串,差不多有几丈长,还在不断地蠕动。蔡让僕人将虫全部抛入河中,他的旧病顿时就好了。

  这则藥方,也载於杨氏的《集验》方中。蔡定夫到京城临安去遊历,告诉钱仲本,希望这一藥方能广为传播,治疗更多的寸白虫病人。

  用肥猪肉引诱寸白,不算歪招,古人常用,比如炒鸡引蚰蜒、鸡卵大黄治蜈蛤入口(明代陆蓉《菽园杂记》)。

  寸白虫,就是縧虫,古代的一种常见病,长一寸,色白,形小褊,故名。按现代医学解释,因食不熟而染有囊虫的猪牛肉而感染。

  我小时候,肚子痛,母亲去藥店买来宝塔糖,吃下,拉出一堆虫,长长的。现在想起这个场景,总觉得噁心。小蔡让僕人挑着看拉出的寸白,也十分噁心。

  肚子裏的寸白虫、蛔虫,并不安静,牠们不只是懂你的心思,有时候也会要你的命。

逢周二、四见报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