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瓜 园/也说“栋梁”\蓬 山

2021-10-20 04:29:5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舅公教训正读小学四年级的小孙子:“好好学习,将来才能成为栋梁之材。”小朋友问:“什么是栋梁之材?”舅公被反将了一军,解释说:“栋梁就是房子上面的房樑,撑住屋顶的砖瓦,要不然房子就塌了。”小朋友马上说:“那多难受啊,就做棵树多好,我才不要做栋梁呢!”

  童言天真。每个中国孩子几乎都听过大人“栋梁之材”的教诲。但若仔细想像,做栋梁,也确实挺苦的。欲戴皇冠,必承其重。栋梁也是一样。就算能居于金碧辉煌的大殿之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按部就班,规行矩步,怎比得上天然率性地享受大自然,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宋代江西某寺有一株巨大的松树。恰逢朝廷大兴土木营建宫殿,急需巨木做栋梁,当地刺史便欲砍伐这株松树。和尚维琳得知,作了一首《有司欲取寺松供朝用感赋》:“大夫去作栋梁材,无复清阴覆绿苔。今夜月明风露冷,误他千里鹤飞来。”“大夫”即松树的代称,源自泰山有秦始皇册封的“五大夫松”。

  诗的意思很直白。让这株松树去深宫禁院做栋梁,何如留在这碧水青山之间?可与清风朗月为伴,寺僧有乘凉之阴,仙鹤有栖身之所。太守读罢,有所感悟,遂下令停斧。这颇有些崇法自然的性灵主义。袁枚《随园诗话》也记载了这个故事,只不过诗文略有出入。

  《病梅馆记》批评世人将梅花“斫直、删密、锄正”,“遏其生气”,以求“梅之欹之疏之曲”来赚钱,扭曲了梅花的生命。而一味施肥灌水,刀砍斧削,硬要将树木修炼塑造成栋梁,其实则是走向另一个极端。“鸡娃”、“虎妈”、“内卷”等种种焦虑,随之而来。当然,这并非意味着就要“躺平”。只不过,人的成长,还是从容、理性、务实一些的好。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