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文学 > 正文

倾听贝多芬 编排连场舞蹈

2019-02-11 03:17:5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Aleix Martínez(右,跪地者)担演要角/Kiran West摄

  即将第四度访港演出的汉堡芭蕾舞团(简称“汉芭”)今回带来三套约翰.纽迈亚(John Neumeier)不同时期创作的节目,包括题材、风格迥异的《胡桃夹子》、《约翰.纽迈亚的世界》及《贝多芬计劃》。/刘玉华

  刚於二○一八年六月下旬在汉堡歌剧院首演的《贝多芬计劃》(Beethoven Project)乃纽迈亚最新编剧的作品,他选用了贝多芬撰写的《英雄─钢琴独奏变奏曲作品三十五》(一八○二年)、《普罗米修斯的创造物》(一八○一年)和《第三交响曲─英雄》(一八○四年)作为舞蹈的配乐。

  乐韵动人引发情感延绵

  纽迈亚藉着众舞者多样变化的动律意象、富感染力的互动姿态与构思独特的场景布局,展现他倾听贝多芬乐韵而诱发的丰富情感反应,为观众呈献一台别具启发性的乐舞晚会。

  欣赏了《贝多芬计劃》的首演场后我特意去拜访纽迈亚,请他谈谈这个全新剧目的创作构想。当天中午,年近八十岁的纽迈亚刚完成上午时段紧密的䌽排,从歌剧院舞台返回楼上的办公室;只见他不仅精神抖擞,且十分耐心地倾听和回答提问。

  刘:今年难得有机会先睹为快!您最新创作的剧目将在香港演出,实在教本地舞迷深感雀跃。对头一次进场观看您舞作的观众,您会建议他们抱哪种期望或心态去欣赏《贝多芬计劃》呢?

  动态意象 稍纵即逝

  纽迈亚:观众最好不要期望这个剧目会讲述有关贝多芬生平的事迹,不要老想着这是齣贝多芬故事的舞剧。自乐队开始奏乐的一刻起,大家可以停止思考陆续出场的舞者究竟是谁?代表哪个人物?他们的名字、身份……?观众只需认真地看看编舞家因受到贝多芬的乐曲激发,继而创塑了连场稍纵即逝的动态意象(Some fleeting images evoked by the music),以及由此而产生的个别意义(When the music starts, stop to think, and feel...... just look at what's happening and what that means to you)。

  刘:前几年讲到观赏您编排的《马勒第三交响曲》的态度时,您曾引述尼金斯基的说话——“重要的是去感觉,不是去理解(Nijinsky once said, "It's important to feel, not to understand")”。换言之,即使大家不能完全明白台上的表演,却仍然能够凭着感觉产生一己的感受;先有了感受继而才能有所谓的看得懂或理解。对吗?

  纽迈亚:正确。开始编排《贝多芬计劃》并不表示我早已对这个作品完成时的情况瞭如指掌,我只清楚知道所选用的多首贝多芬乐曲。我集中考虑该如何从舞蹈设计的角度去呈现个人对乐曲的反应(I was thinking to respond to the music choreographically)。

  我的创作灵感基本上就是来自这些採用的音乐。我从不会用一个已完成的概念来展开排练(I don't start with the finished idea),我编舞经常都是先从整个作品的开首着手。当初排《贝多芬计劃》正是我跟舞蹈员Aleix Martínez一起排练,Aleix对音乐的自发性反应与感悟动律姿态的表现,非常自然,令我感到很有意思。我俩就这样慢慢地建立了密切的关係(The rapport between us),我和Aleix持续地共同去感受贝多芬的音乐,逐渐地衍生了相应的动律,发展成连场的舞蹈。

  强调并非创作贝多芬传记

  正如场刊裏标示,Aleix Martínez的角色不是贝多芬,而是“一位饰演贝多芬的舞者”(a dancer as Beethoven),因我无意把《贝多芬计劃》这个剧目塑造成作曲家的肖像画,需要显示在某程度上它与传记性的故事内容经常有着一定的距离。

  此外,选角时我并不关注Aleix的长相跟贝多芬是否相似。

  当然,舞台上展现的一些段落可以让观众联想起某些贝多芬人生际遇的片段。譬如说,贝多芬曾经有一段时期十分崇拜景仰拿破仑,视他为英雄。我觉得贝多芬一直在寻觅一位英雄人物。他的这种渴求正是其创作《第三交响曲——英雄》的灵感泉源。

  假若观众想把贝多芬的一些生平事件跟现场看到演出的某些部分连繫起来,也是可以的。倘若你不熟悉贝多芬的一生,不希望作任何联想,只纯粹地安坐观众席上欣赏台上的舞蹈表演,同样不成问题。

  因为我认为大家确实不必努力去思考台上究竟发生了什麼事件。当我们看到一位女子与饰演贝多芬的舞者共舞,她见到他光着上身,便拿来衣物给他披搭。女子的这个行动告诉了大家某些人际关係的涵义,至於你对此情此景呈现的人与人关係作出怎样的理解,完全取决於你自己的註释。

  刘:观众应否先听听您选用的几首贝多芬乐曲才入场看这齣剧目?

  纽迈亚:能先听音乐固然是好事,但不是欣赏《贝多芬计劃》的先决条件。当现场音乐鸣奏,大家首先不要多想,只需要去感觉。 (汉堡专访之三)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