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经济观察家 > 正文

新理念应对金融变局(上)

2020-01-07 09:34:3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在中国全面进入新时代的背景下,进一步取消在华外资银行、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业务范围限制,鼓励外资机构深度参与中国的银行、保险、证券等业务

  最近几年,全球经济呈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崭新特征,突出表现为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面临多重系统性风险因素困扰。尤其是2019年,全球主要经济体增长速度不断放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五次下调世界经济增长预测至3.0%水准,创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十年的新低点,经济低增长下的金融脆弱性明显上升。\中银香港首席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学术委员 鄂志寰博士

  金融脆弱性首先表现为全球宏观政策依赖度的持续攀升。为了应对经济下行的风险,各国普遍把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作为稳定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美国联储局提早完成缩减资产负债表工作,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戛然而止,并于2019年10月中起每月购买约600亿美元短期债券,最少持续到2020年二季度;欧洲央行于2019年9月宣布新一轮宽松措施,重启买债计划,每月200亿欧元,同时欧央行还引入两级制银行储备金率,并没有为负利率和买债提出时限等;日本安倍经济学长期聚焦货币及财政宽松,2020年日本央行可能通过下调10年期国债目标息率(0%)达至宽松,应对经济和通胀前景下行压力,长期维持超宽松货币政策。

  地缘政治风险积累

  金融脆弱性与全球债务规模呈现高度相关性。多国别、大范围的货币政策宽松导致全球债务负担持续增加,2018年底全球债务规模已经上升至188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GDP的226%,2020年债务规模的绝对数和相对数都有较大概率再度攀升,成为金融市场潜在危机来源。

  金融脆弱性亦随地缘政治风险事件的频繁出现而持续积累。2019年,中美贸易争端愈演愈烈,成为影响全球经济增长的系统性风险因素,以英国脱欧为代表地缘政治事件彼起此落,带来大量的不确定性因素,冲击全球经济增长。2020年,贸易战的峰回路转和地缘政治事件的起承转合可能触发国际资本跨地域和跨市场的调整,加大全球金融发展的脆弱性。

  中国经济同时面临全球经济金融变局加剧的外部压力和经济减速及结构性调整的内部压力,迫切需要把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以更好地实现稳增长和控风险平衡,需要更多的宏观政策支持和体制机制创新。

  2019年年底中央召开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货币政策将更加强调灵活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坚持稳健取向,奠定了2020年宏观政策的主要基调。会议更提出 “新时代抓发展,必须更加突出发展理念,坚定不移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用的新发展理念,推动高品质发展” 。长远而言,中国经济进入高品质发展新时代,必须坚持新发展理念,以新理念引领新实践,集中解决各种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增强经济的创新力和竞争力。

  中国金融业面临全球经济金融变局的巨大挑战,应主动积极践行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用的新发展理念,从以下五个方面着手,为新时代内地经济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活力。

  金融发展提质增效

  首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金融发展由注重 “量” 的扩张转向提质增效,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引导中小银行聚焦主营业务和大型商业银行下沉业务重心。因此,金融业作为现代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和主力军,必须以服务实体经济为核心,通过积极稳妥扩大对外开放,加快实现金融业的现代化。实体经济是国家经济的立身之本,是财富创造的源泉,是构筑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坚实基础。金融业服务实体经济,要更加积极地拥抱创新,实现创新引领,把科技金融作为自身发展的第一推动力。

  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深入,新动能、新经济逐渐成为内地经济发展的主力军。2019年前三季度,高新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达14.1%,比上年同期提高0.7个百分点。金融机构应加大对新经济、新产业的资源投入,全面打造科技引领的新型产业体系,推动建设创新引领、协同发展的产业生态体系,提升高科技创新在实体经济发展中的贡献份额,形成现代金融、科技创新、人力资源共同推进实体经济增长的协同发展新格局,增强金融业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为实体经济的健康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和动力。

  其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稳步推进创业板和新三板改革”,进一步完善资本市场改革制度设计,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助力资本市场高品质发展。资本市场发展是推动金融供给侧改革的主要内容,是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金融市场体系的重要一环。

  十九大报告指出,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在中国全面进入新时代的整体背景下,党中央、国务院对于金融业对外开放做出重大部署,推出修改外资银行和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等措施,全面取消在华外资银行、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业务范围限制,鼓励外资机构深度参与中国的银行、保险、证券等业务,并针对一些领域提前了开放时间表。提升金融市场开放程度,率先实现市场准入畅通,实现充分竞争,规范市场秩序,提高资金配置效率,为全面市场体系建设铺路搭桥。

  金融开放意味着中国金融市场发展将从数量型扩张转向品质优先的稳健增长。改革开放以来,内地金融市场实现了从小到大的快速发展,银行业规模、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规模均跨入全球前列,在实现了规模增长的同时,迫切需要进一步提升金融市场的品质,提升金融市场的深度和广度。而金融体系发展与金融市场开放可以互相促进,金融市场开放将进一步改善中国的营商环境,提高金融服务消费者的水准,提升资源配置效率,金融业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充分发挥金融市场开放的作用,建设多元平衡、安全高效的全面开放体系,以金融双向开放探索建设更高层次开放型经济的发展道路,从而进一步优化市场结构,拓展市场深度和广度,提高经济效益,形成商品和要素充分流动的现代化市场体系。 待续

责任编辑:胡明明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