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经济观察家 > 正文

金融观察/疫后国际贸易加速重组\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 邓 宇

2022-06-02 04:24:2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世界贸易正式步入复苏周期,但前景仍充满不确定性,未来恢复正常化贸易的难度增大。

  后疫情时代,基于各国和地区的资源禀赋、工业化水平,以及地理区位分布差异客观存在,国际分工的比较优势将得以维系,而国际分工体系调整和全球贸易价值链的变迁可能会因数字化、绿色转型而加快。对此,贸易组织、企业、研究机构都应思考并探索适应世界贸易结构化变革,积极推进产业链多元化布局和加快转型,共同应对世界贸易的“碎片化”挑战和新的不确定性,增强世界贸易增长韧劲。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之初,世界贸易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从2021年上半年开始,得益于疫苗接种、大规模的刺激政策等因素支持,世界贸易步入复苏周期。但随着2022年俄乌冲突、高通胀与美联储收水等持续影响,世界贸易格局也将经历结构性变化:一方面是全球贸易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与稳定性备受考验,另一方面是区域贸易与高水平双向开放进程加快。

  全球经济复苏前景不明

  疫情导致货物运输中断、服务贸易萎缩及供应链受阻,严重冲击世界贸易。在经历了短暂的衰退后,世界贸易进入到脆弱的复苏周期。

  一方面,正式步入复苏周期。疫情严重冲击了本已脆弱且紧张的世界贸易局势,最终造成2020年全球贸易额下降了5.6%,成为自2008年全球经济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同比降幅,其中进口、出口分别比2019年下降了7.63%和7.53%。2021年上半年开始,疫情防控收紧,大规模刺激政策落地见效,中断的大部分货物贸易和商品运输等逐渐步入正轨,服务贸易则在2021年三季度开始复苏,并最终恢复到疫情前水平。世界贸易组织(WTO)公布的报告显示,按美元计算,2021年全球各国、地区的进出口商品总额大幅提升至44.8万亿美元,同比增速高达26.1%,世界商业服务贸易则同比增长了15%。

  另一方面,前景仍充满不确定性。虽然世界贸易大体上已经恢复至疫情前水平,但未来复苏面临的挑战可能更大,而且在疫情后的修复与地缘政治风险交织的情境下,世界贸易的竞争将可能加剧。2022年2月下旬,俄乌冲突引发制裁升级和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暴涨,世界贸易出现了新的不确定性。WTO预测2022年全球商品贸易量将增长3.0%,低于之前预测的4.7%。目前俄乌局势并不明朗,高通胀仍困扰大部分经济体,未来随着财政扩张政策与量宽政策加快退出,经济放缓甚至可能出现衰退,预计世界贸易恢复正常化的难度增大。

  未来有两大问题值得关注:一是全球主要经济体的经济复苏动能在减弱,量宽政策加快收紧,贸易需求可能会走弱,难以支撑全球贸易大幅增长;二是高通胀和贸易竞争促使世界贸易的成本升高,许多贸易企业不得不承受原材料、人工和物流成本上升的风险。

  区域自由贸易加快建设

  疫情催化了世界贸易新的发展趋势,各国强调产业链、供应链安全与区域自由贸易的发展,并呈现齐头并进的结构性特征。

  一是贸易产业链、供应链重组明显加快。疫情促使主要经济体重新审视自身的产业链、供应链安全,欧美国家对贸易涉及到的关键供应链进行了重点审查,同时提出了一些限制性政策或计划。2021年2月,刚就任的美国总统拜登即签署“美国供应链”行政令,对半导体、大容量电池、关键矿物和材料等四种关键产品的供应链进行全面审查。同一时期,欧盟宣布了多元化供应链审查计划,并定期对行业进行审查,以解决其在半导体等战略领域缺乏工业独立性的问题。此外,美欧在俄乌冲突发生后提出合作制定共同策略,以提高供应链的韧性,促进贸易的可预测性和多样化。

  二是区域自由贸易和高水平开放提速。作为后发国家,充分发挥比较优势参与国际分工来实现经贸复苏增长成为关键,在欧美发达经济体提升全球价值链的门槛后,新兴经济体的出口导向型经济将遭遇新的挫折,未来的贸易成本也将大幅提升,无疑会削弱新兴经济体的贸易增长,挤压众多中小型贸易企业的获利空间。可喜的是,新兴经济体也开始加快区域自由贸易建设,着手推动高水平双向开放,为世界贸易复苏提供新的支撑。

  新一轮国际分工开始调整

  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数字化经济兴起,在国际贸易分工体系加快调整的同时,全球价值链地位也随之变化,但这个过程将比较缓慢。

  其一,国际贸易分工体系经历了一个动态演变过程。20世纪60至80年代,日韩早期依托发展初级产品出口贸易实现快速工业化,并推动产业升级和贸易结构转型,在半导体、新材料等高附加值领域获得竞争优势,利用国际分工和比较优势将产业链布局到中国、印度或东南亚地区。中国在融入全球化进程中,充分利用丰富的劳动力资源、招商引资等开放政策,以及技术、土地、资本等要素资源,最终成为世界制造大国,并加大了对东南亚地区、印度及其他新兴经济体的产业链投资,进一步增强了国际分工效率,促进了区域贸易的崛起。

  当前,新一轮的国际贸易分工调整开始,全球产业链转移到了新的周期,不仅发达经济体的跨国投资和产业链布局加快了调整,而且新兴经济体也在推进贸易产业链升级和扩大对外投资。尽管国际贸易分工体系的演变可能会充满挑战和曲折,但新兴经济体仍应积极扩大后来者优势,并全方位融合数字贸易、绿色贸易等新的潮流,争取在未来的国际分工中占据一席之地。

  其二,数字化转型、绿色发展,以及区域化布局等因素成为了影响全球价值链地位变化的关键变量,其中核心仍在于技术,缺乏知识产权和科技实力的贸易行为很难获得更高的附加值。由于主要新兴经济体严重依赖初级产品、能源、原材料等货物贸易的出口,服务贸易竞争力薄弱,高科技产品供应存在短板,短期内难以跃升至全球价值链的中高端地位。

  近年来部分新兴经济体致力于加强科技自主创新和贸易价值链的升级,其中就包括推动REC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等高水平贸易机制建设,倒逼贸易企业提升出口商品和服务竞争力,部分新兴经济体开始深度参与全球价值链,逐渐转向附加值更高的全球价值链上游。部分发达经济体可能实施战略性贸易政策,或将引发新一轮的贸易竞争,威胁世界贸易增长。如何在复杂博弈中赢得竞争主动权,仍是摆在跨国企业、产业链组织面前的重要课题。

  结语与展望

  经典的国际贸易理论倡导自由开放和比较优势,促使了战后世界贸易的快速发展,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不同程度上享受到了全球化发展红利,出口导向型经济的早期实践也促使后发国家获得了较快的积累和稳定的增长。前疫情时代,世界贸易的大体趋势已然发生变化,疫情的冲击也起到了加速变革的作用。疫情期间,发达经济体的贸易产业链、供应链的脆弱性、外部依赖性,以及新兴经济体的贸易风险和成本上升等因素,不约而同地指向了世界贸易的结构性变革。从数据可以看出,世界贸易充满了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地缘政治局势动荡、供应短缺、持续增加的贸易壁垒,以及狭隘的贸易重组等多重利淡叠加,可能会加剧国际贸易复苏形势的不确定性,无疑将损害所有国际贸易体系的利益相关方。

  后疫情时代,世界贸易出现两大趋势:一是欧美发达经济体基于对自身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担忧,提出了更高的贸易壁垒和门槛,意图继续维持全球价值链的地位,但这些作法违背了传统的自由贸易原则,无疑会增加世界贸易成本;二是区域贸易自由化和高水平开放成为了新的趋势,区域内贸易占比处于较高水平,新兴经济体参与高标准贸易协定的主动权也在增强,由此成为对冲世界贸易分裂风险的一股重要力量。

  新一轮的国际贸易分工体系调整周期,作为全球价值链的一环和利益相关者,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都将面临新的难题。未来有效应对世界贸易新挑战,仍在于巩固平等的多边贸易体系、坚持自由贸易和公平贸易、加快WTO组织规则下的结构化改革,依托全球化解决中长期难题。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