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政府要为立会选举延期作準备/孔永乐

2020-04-08 04:23:4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新冠肺炎在香港的确诊个案每天都不断增加,不单令经济步入寒冬,社会气氛亦仍未见好转。特区政府应为疫情持续至7、8月作好各方面的準备,包括考虑延迟举行立法会选举。

  票站或导致大规模感染

  任何选举都需要时间準备,但现时香港社会都忙於对抗疫情,政府也难以兼顾。重要的是,去年反对派藉口“反修例”挑起的黑色暴乱,政府或需要更多时间处理。在黑暴阴霾下,政府实难以确保点票工作可以在安全有序的情况下进行。

  此外,去年区议会选举的投票率创历史新高,多个票站外均出现轮候投票的人龙,更有长者及伤残选民因而未能投票。选举管理委员会早前建议在立法会选举中,为年长、身体伤残等有特别需要的选民作出特别安排,或考虑让他们优先投票,但该建议却遭到反对派疯狂抹黑。要年长、身体伤残选民长时间排队不单不人道,倘若9月疫情仍未消却,更加增加他们的感染风险。

  然而,疫情期间政府实施“在家工作”的特别工作安排,政府只提供必要、紧急以及有限度的基本公共服务。在未有完善投票的新安排下,仍坚持如期举行立法会选举并不符合公众利益。

  特别的是,香港治安因“修例风波”急剧恶化,涉及政治议题及利益的事情更呈现暴力化的现象。若然因投票站选址不恰当而在投票过程中发生暴力甚至流血事件,这将会是香港民主进程的一大污点。事实上,美国在投票过程中,亦发生有人假冒保安,以威吓及各种方式阻碍个别少数族裔投票,最终需要以法律程序处理。去年区议会选举中,选管会接获超过三千多宗阻碍他人投票的投诉。然而,从媒体得知真正处罚的个案似乎不多。为维持选举的公平与廉洁,政府可能要增添人手及新科技器材配合选管会的选举安排,同时或需要考虑更新相关法规。这都比过往需要额外的时间準备选举。

  选举必定包括候选人宣传及拉票等活动。因疫情关係,政府已经实施禁止多於4人在公众地方聚集的“限聚令”,大型宣传集会根本无法进行。未来的情况仍不确定,但候选人宣传的时间正每日减少。当然,宣传及拉票可以在网上进行,但立法会议员始终需要与市民面对面交流以了解各方面意见,加上香港并不是每一名居民都可以在家上网。在欠缺交流及充分了解下,我们贸然要求选民投票选出代表自己的议员,这不但对候选人不公平,也不符合选民的长远利益。

  若然疫情持续,部分选民或会害怕感染病毒而放弃投票,各票站职员及投票选民也有感染病毒风险。政府在是次选举可能要增设距离,从而避免市民在投票过程中受到感染。这些都需要额外时间及支出完善的新选举安排,但在疫情下政府不一定有足够的人手及时间妥善处理。

  另一方面,由於香港近年出现大量“港独”、“本土自决”分子,选举主任或需要更多时间审视每名参选人是否符合资格。这步骤非常重要,若然不符合资格的人当选后被取消议席,政府又再需要花费公帑举行补选。这不单浪费人力物力,也影响立法会的正常运作。笔者认为,选举主任确定参选人的提名资格后,应该考虑设一段时间让公众提出反对。如在此期间有足够证据显示参选人不符合参选资格,便不能容许有关人士参选,这也避免选举主任一人承担所有压力。另外,政府更要考虑设立一个特定委员会,以代替选举主任以严谨及全面的审视选人的资格。

  涉及基本法规定需深入研究

  自年初起,香港社会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几近陷入停顿状态,立法会选举延期也合理,问题是若然选举延期,那麼延长多少时间才合适?我们如何处理因新一届立法会未能组成而出现的法律问题?我们是否可考虑将原届立法会议员的任期全数延长半年,以令足够的时间安排选举?抑或我们将原届立法会议员续任一年,将选举延迟在明年9月举行。当中涉及《基本法》的规定,十分複杂,需要深入研究。

  这疫病前所未有,世界各地的选举也存在延期风险。每个地区的法律及选举文化都不一样,我们更要考虑香港的独特情况。香港立法会选举临近,根据现时疫情的发展,我们必须尽快考虑将选举延期及其衍生的法律问题及行政安排。

  城市智库成员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